第17章 是姐弟

    謝安瀾這話也并非完全是假的,在遇到顧歡顏之前,他就已經計劃好了要離開京城,越遠越好。原本選定了幾個地方,其中之一就是這衡華苑,當然,最終決定來衡華苑也并非跟眼前的姑娘毫無干系,不過謝安瀾自是不會跟她承認的。

    歡顏將信將疑,只是淺淺地沾了一口茶水,并未多說什么。

    謝安瀾也沒有在這件事上再多作解釋。

    既然已經來了,那手札自是要看的,謝安瀾主動跟歡顏探討起來。

    歡顏雖然聰穎,但在固陽那地方也找不出個特別博學的先生來,而父親找來的那個先生,跟父親一樣,覺得女孩子反正將來唯一的出路就是嫁人,懂得一些字,知書達理也就夠了,不必學得太深,所以平時只是隨便教她們一些淺顯的東西而已。歡顏自然不滿足,一開始遇到不懂的還會去追問他,但當她發現這個先生也不過是半瓶子晃蕩之后,也就不再多問,只是自己找各種書去鉆研了。

    而謝安瀾則不同,他從三歲就開始識書斷字,教過他的先生全都是博學多才之人,對他更是悉心教導,他的深度自然是不一樣的。

    所以蔣青青手札上的內容,雖然他們兩個人都能看得懂,但謝安瀾卻能給歡顏講得更深入更透徹一些。

    歡顏向來敬佩博學多才之人,雖然她對謝安瀾的疑慮還未完全消除,但不得不承認,此時她的內心已經更傾向于相信眼前這個少年了。

    謝安瀾講完一段之后,有些口渴,正要端起手邊的茶杯抿一口茶水,卻看到顧歡顏正定定地看著他,雙眸晶亮。

    謝安瀾看著她的眼睛愣了片刻,然后語氣平緩地開口問道:“怎么了?”

    “覺得你很厲害。”打自己出生到如今,他大概是自己遇到過的最博學的人,而他卻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值得敬佩。

    從小到大,謝安瀾聽得最多的就是別人對他的夸獎,或是真心誠意,或是假意討好,他早已習以為常,并且能客套且得體地應對。但此時聽了顧歡顏的夸獎,他卻不知怎么地,竟有些不好意思,除此之外,還有些開心。

    “你也很厲害,我們兩個的經歷畢竟不同。以你的聰慧,若是有好的先生加以指導的話,定能很快超過我。”自己方才講的那些東西,她顯然都是第一次聽,但她很快就能領會自己的意思,這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得到的。

    而且他們方才一起探討的時候,謝安瀾發現她涉獵頗廣,并非是死讀書,讀死書的那種人。

    她最終決定來衡華苑是對的,以她的資質,在衡華苑里,她才能大放光彩。但謝安瀾也不免在心中暗暗可惜,之前的那些年她的聰慧都被浪費了。

    歡顏聽了謝安瀾的話之后,卻搖了搖頭,“你不必恭維我,我知道,想要超過你很難。”

    卻見謝安瀾忽而舒朗一笑,“我們兩個就不必在這里互相吹捧了吧。”

    歡顏聞言亦是忍不住莞爾一笑,兩個人目光對視,都是忍俊不禁。謝安瀾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總算是對自己笑了,她對自己的防備應該是卸下了一些了吧?

    看著歡顏嘴角的笑意,謝安瀾暗暗道:那蔣小姐說得沒錯,她應該多笑笑的,她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

    自這玩笑話之后,顧歡顏和謝安瀾之間的氣氛輕松了不少。

    眼看著快要到正午時分,蔣青青才從外面回來,手里拎了很多東西,卻顯然還興致未盡,坐下之后便是對歡顏道:“你們也別一直看書了,我們吃過飯之后,出去玩兒一會兒吧。”

    顧歡顏拒絕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卻堪堪又收了回去,改口道:“好啊。”

    見歡顏答應,謝安瀾的眸光微閃了一下,卻也只是若無其事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并未開口說什么。

    三人一起吃過午飯之后,蔣青青拉著歡顏去熱鬧的街市上逛,自然也邀請了同來的謝安瀾。

    蔣青青在前面跑來跑去,顧歡顏和謝安瀾則被落在了后面,當然,歡顏是故意的。

    “以謝公子你的才學,通過衡華苑的考試肯定沒問題,青青的手札,你還是讓給我自己看吧。”

    街市上熙熙攘攘,歡顏須十分靠近謝安瀾才能讓他聽清自己的話。

    謝安瀾側頭看向身旁的歡顏,“你怕欠了我?”

    “你不也很不喜歡欠別人嗎?”自己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說過了,他不喜歡欠別人,所以才會執意將他的玉佩賠給自己,若非如此的話,也不會發生之后的事情了。

    “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為你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你給了我那么多銀票,已經還清了。”

    謝安瀾玩笑似地對歡顏道:“我的命可遠遠不止那個價錢。”

    歡顏正要開口,卻被一旁一道聲音給打斷,“兩位公子、小姐,要來玩兒一把嗎?贏了的話,這盞漂亮的琉璃燈就白送給你們哦。”

    謝安瀾不給歡顏說話的機會,邁開步子走到那攤位前,問那年輕的攤主道:“怎么玩兒?”

    年輕人見生意上門,立刻眉開眼笑起來,“很簡單,就是猜骰子的大小,猜對了,這里的東西你們隨便挑,今天算你們好運,剛得來了一個琉璃燈,你看,漂亮吧?”

    歡顏看了一眼擺在一旁的那盞琉璃燈,琉璃罩面,四角上有四只朱雀銜珠垂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確很好看。

    謝安瀾回頭看了一眼歡顏,正瞧見她盯著那琉璃燈看,笑著道:“喜歡?”

    不等歡顏開口回答,那年輕的小販搶先道:“這么漂亮的琉璃燈哪個姑娘不喜歡啊,公子,怎么著?試一把?看看能不能把這燈給你妹妹贏走。”

    聽了這話,兩個人都是一愣。謝安瀾看著那小販,緩緩道:“我們不是兄妹。”

    那小販聞言,臉上的表情細微地變化起來,眼睛里透出些曖昧的神色來,一臉‘我懂我懂’的表情。

    謝安瀾看著小販臉上的神情,突然道:“我們是姐弟。”

    小販臉上曖昧的神情驟然僵住,一副被嚇到了樣子,歡顏也沒想到謝安瀾會突然這樣說,看到小販臉上的神情之后,也不由噗嗤一笑。他這是故意逗這小販呢。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