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住我家

    眼看著齊云舒和裴風胥就要到家了,有關于歡顏和謝安瀾住宿的問題還要解決,他們便是停下了馬車來商量。

    “既然是我提議的,那便去我家住吧。”齊云舒自然是希望歡顏能住在他的家里。

    柳芯喬雖然不情愿,可是也無法反駁,若只有顧歡顏一個人的話,她還可以以歡顏一個未嫁的女孩子不方便為由,讓歡顏住到她的家里去,但眼下還有一個謝安瀾,這個理由就用不成了。

    就在柳芯喬內心暗自懊惱的時候,謝安瀾淡淡開了口,“我父母過兩天也會過來,住在別人家里實在不方便,我打算找間客棧來住。”

    這件事歡顏也是早已知曉的,謝伯父和謝伯母剛去了瀛海玩了一圈兒,從那里回來的話,的確是這里比較近。

    “我一個女孩子住你們誰家都不方便,也跟謝安瀾一起住客棧好了。”

    齊云舒和裴風胥幫歡顏和謝安瀾找好了客棧之后,才告辭離去,在離開之前,齊云舒對歡顏和謝安瀾道:“既然來都來了,我和風胥怎能不盡地主之誼?明日我們請你們去吃好吃的。”

    歡顏笑著道:“你們要盡地主之誼,我們也要盡客人之誼,這樣吧,我和謝安瀾先去你們府上拜訪過,再一起出去吃飯吧。”

    不待裴風胥開口,齊云舒就一口答應,“這樣也好。”

    既然齊云舒都已經答應了,裴風胥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等到走出客棧之后,裴風胥才煩惱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是什么情況,有什么必要讓歡顏和謝安瀾上門拜訪呢?”

    “來者是客,既然他們都已經來了,難道連你家門,你都不讓進?”

    裴風胥輕嘆一口氣,“罷了,來就來吧。”

    ……

    是夜,歡顏幾睡幾醒,也不知究竟是做夢,還是回憶的涌現,她腦海里出現了很多小時候的畫面。而凌姨就在一旁陪著她,心中不時嘆息,小姐這么好,夫人她這么多年是怎么舍得的?連來看都不看一眼。

    翌日一早,謝安瀾便陪著歡顏先去了武安侯府,朱漆大門外守著四個身著盔甲、手持長矛的侍衛,威武莊重。

    見得歡顏和謝安瀾上前,其中一個侍衛便是開口問明來意。

    歡顏與他說了幾句,那侍衛便是請他們進去稍坐,然后喚來了一個侍女前去稟報主人。

    侍女腳步輕輕地從外面走了進來,伸手撩開流光溢彩的珠簾,沖著坐在那里妝容精致、正在給花瓶里的花修剪枝葉的女子俯身見了禮,“啟稟夫人,外面有兩個人自稱是公子在衡華苑的同窗,前來見公子。”

    女子聞言心中不由猛地一跳,而就在這失神的瞬間,她手中的花剪不小心傷到了她左手的食指,血珠子瞬間冒了出來。

    房內的幾個侍女見狀連忙上前幫她處理傷口。

    女子卻顧不得手上的傷,神情有些嚴峻的看著面前的侍女,問道:“是什么樣的兩個人?”

    什么樣的兩個人?夫人這話問得好生奇怪,那侍女略想了一下才道:“那兩位都長得很好看,氣質也不錯……”

    這不是女子想要的答案。

    “是女孩子還是男孩子?”

    “一位小姐,一位公子……”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