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喬裝進宮

    那侍衛聽得歡顏問出如此疑惑,便是解釋道:“皇后娘娘說,卉嬪弄丟的東西非同一般,她是得了皇上的授意才來搜的。”

    難怪,若是得了皇上的首肯,縱然是當朝皇后,也不敢如此大張旗鼓地帶著人去搜一位妃子的寢殿,而且還只是為了丟了一個東西這么件小事兒。

    “是什么東西?”什么東西重要到皇上會親自點頭讓皇后去搜妃子的寢殿?

    “這個卑職就不知道了,皇后也并未明說,只道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然后就在怡妃的寢宮里搜出了巫蠱之物?”歡顏問道。

    “是。皇后的人是在怡妃娘娘的一個妝匣里搜出來的。皇后當即就命人將樂芙宮給團團圍了起來,卑職是悄悄跑出來的,當時皇后已經派人去通稟了皇上,眼下還不知道怎么樣了。”

    事情的經過,歡顏已經大致明白了,等到了定安王妃跟前的時候,她便是盡量簡潔地跟定安王妃復述了一遍。

    定安王妃聽罷之后,也是心生焦急,“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偏這時王爺和瀾兒都不在府中。”

    定安王妃打小就是嬌養的千金小姐,當初能把定安王追到手越是憑著一股子韌勁兒,有些事情她雖然看得明白,卻并沒有什么手腕。出嫁之前,她是家里的嫡女,在家中身份尊貴,不必耍心機爭寵,嫁給定安王之后,又一直得夫君疼愛,也從來不需跟側妃、妾室什么的爭斗,她一生順遂,幾乎不用動心眼兒,眼下這情況又是十分緊急,容不得她多想,一時之間,她也是沒了主意。

    “宮里的情況還不知如何,我得趕緊進宮去看看。”

    可是一旁的歡顏卻是出聲勸阻,“母妃,這個時候不宜貿然進宮去。一則,這時候皇后已經命人將樂芙宮給圍了起來,就算我們進了宮去,只怕也見不到怡妃娘娘。二則,我們王府跟六殿下的關系向來隱蔽得極好,若是這個時候急著進宮去,只怕就暴露了。”

    這般直接進宮去,不僅得不到有關于這件事的消息,還會暴露定安王府在奪位之中的立場,實在是不妥。

    “那現在該怎么辦?也不知道王爺和瀾兒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定安王妃與怡妃相識多年,如今怡妃有難,她難免憂心焦慮。

    “我先進宮去打探消息,看看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兒。”這件事里顯然還另有內情。

    當初皇后向皇上提議把怡妃接回宮的時候,歡顏和謝安瀾他們就已經猜到皇后和五皇子肯定是要利用怡妃做文章,從而削弱六皇子。

    眼下的這件事,歡顏懷疑就是皇后搞得鬼,怡妃再怎么樣,也知道如今正是自己兒子能否爭得儲位的關鍵時候,斷不會做出在自己的寢殿里私藏巫蠱之物這樣的蠢事。

    只是這其中的關節究竟何在,他們都還不知道,如今皇后將整個樂芙宮圍了起來,消息半點傳不出來,自己是得要進宮一趟才行,不然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救怡妃?

    “可你方才不是說這個時候不能進宮嗎?”定安王妃不解地看著歡顏。

    “不是不能進宮,而是不能明目張膽地進宮。我可以假扮成宮女悄悄進宮去。”說著,歡顏轉頭看向一旁的那侍衛,“我若是扮成宮女,你能將我悄悄帶進宮去嗎?”

    “可以。”那侍衛肯定地點頭。

    歡顏猜著應該也是可以。

    六皇子都已經回宮這么久了,肯定也已經在宮里培植了一些自己的勢力,更何況他明知道皇后對她母妃要行不利,在離京之前,肯定也做了不少的人手安排,不然眼前這個侍衛不可能順利地從宮里跑出來,到定安王府這里來報信。

    定安王妃眼下心慌意亂的,也沒什么主意,略有猶豫地問歡顏道:“可行嗎?”

    “母妃放心吧,進了宮之后我會見機行事的。”安瀾和父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來。皇后又肯定是急著要處置怡妃娘娘,怕是一點時辰都耽擱不得,不管怎么樣,自己都得盡快進宮一趟,心里也好有個底。

    “那……你自己小心一點。”

    歡顏正待轉身而去,卻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旁邊的那侍衛,“你們可派人去稟報六殿下此事了?”

    “已經有人去了。”

    歡顏深深皺眉,面上憂慮之色更甚,但并未多說什么。只是又接著問道:“那可有人去了皇陵那邊。”

    “有。”侍衛點頭。

    “立刻讓人去攔下來。”歡顏沉著聲音,語氣不容置疑。

    那侍衛不明白,沖著歡顏拱手道:“卑職愚昧,還請世子妃示下。”

    “你們以為,皇后這次對怡妃娘娘出手,難道僅僅是為了對付怡妃娘娘嗎?他們最終的目的還是沖著六殿下來的。眼下,他們剛剛從怡妃娘娘的寢宮里搜出了詛咒皇上之物,若是皇陵的那些侍衛再闖進京城來,你覺得皇上會是什么想法?皇后巴不得皇陵里的那些侍衛都來營救怡妃娘娘呢,這樣不管那巫蠱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怡妃和六殿下也萬不能脫罪了。”

    侍衛是皇帝的侍衛,不是六皇子的侍衛,若是讓皇帝知道皇陵里的那些侍衛全都成了六皇子的手下,完全聽他的命令行事,那不管這巫蠱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皇上也絕不可能放過怡妃和六皇子了。

    那侍衛聞言一驚,面色頓時慘白。

    歡顏又趕緊吩咐了穆柏趕去皇陵,將那報信的人給攔下來。

    將這些事情安排下去之后,歡顏方隨著那侍衛一起去了皇宮。

    而此時皇宮之中,怡妃正跪在地上,面對著皇帝的滔天怒火,她的身后跪了一地顫顫巍巍、忍不住渾身發抖的宮人。

    若是怡妃這次逃不過,只怕她們這些人也全都要一起陪葬。

    “怡妃啊,怡妃,你真是枉費朕這些日子對你的寵愛了,你竟然……在暗地里詛咒朕!你就這么想讓朕死?!”

    這一番話說完,皇帝無力地跌坐在檀香木榻上,一陣咳得厲害。

    皇帝氣得面色通紅,卻仍可看出其病態猶甚。

    這也是五皇子再等不下去的原因,皇帝這身子眼看著不行了,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去,就按眼下的情況來看,父皇對六皇弟的寵信顯然是要高過自己的,但凡是重要的差事,他全都交給六皇弟去辦。

    這是什么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父皇這是在給機會,讓六皇弟在朝中樹立自己的威信,到時候好讓他順理成章地繼承皇位。

    那自己呢?之前在朝中汲汲營營這么多年,跟三皇兄斗了那么多年,結果到頭來全都是替別人做了嫁衣。

    偏自己那個六皇弟謹慎得很,做事滴水不漏,讓他根本無從下手。這才想到了他的母妃怡妃,在這后宮之中,母子從來都是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就如同沒了三皇子的如貴妃,如今在后宮之中只如同一個隱形人罷了,哪里還有昔日的囂張。

    若是怡妃犯了錯,自己那六皇弟肯定也是要受到牽連的。就算沒牽連,自己也要給他造上牽連不可!

    站在皇帝身邊的皇后,看得跪在地上的怡妃,心中自是痛快,但面上卻做出一副哀怨之色,開口的語氣也帶著十分的無奈,“怡妃,本宮知道你在宮外守陵的這些年不容易,心里怕是一直在怨恨皇上和本宮。可當年之事,確實是你有錯在先,皇上才罰你去皇陵守陵的。你咒我也就罷了,為何連皇上要一同咒呢?皇上的身子本來就不好……”

    皇后一邊說著,一邊去輕拍皇帝的后背,為他順氣,皇帝的咳聲這才消去了一些。

    而經過皇后的這一番話,皇帝心中也暗暗起了疑心,自己的身子越來越弱,難道真的是因為怡妃咒自己咒得了?

    這種疑心一旦生起,就再難消下去了。

    此時跪在那里的怡妃淚如雨下,一副孱弱之態,“皇上明鑒,臣妾自入宮以來就深沐皇恩。當年之事……已經過去了這許多年,臣妾也不想再提,只能說世事無常,可臣妾從未怨恨過皇上您啊。尤其是皇上將臣妾接回宮之后,更是對臣妾恩寵有加,對煥兒也是多有器重,臣妾一直都跟煥兒說,這是皇上對我們母子二人的恩典,若非皇上開恩,怎會有我母子二人今日的造化?煥兒如今深受皇上您的器重,縱然臣妾這個做母親的再怎么愚笨無知,也不至于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來禍害我兒啊。”

    此話半真半假,不過皇上也是聽進去了。他細想了一下,覺得怡妃說的這些倒也有理,如今自己正是器重煥廷,凡是大事要事都交給他去辦,相信怡妃也看出來是怎么回事兒了。

    她只需要安心等著就是了,何必在這個時候做出如此毀壞她母子二人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