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竹馬謀妻:棄女嫡妃寵入懷> 第543章 大結局(下)

第543章 大結局(下)

    “皇上明鑒,在皇上開口之前,老臣尚還不知曉此事。”林閣老趕緊跪下,腦袋抵著自己的手背。

    “知否真的不知曉,朕稍后會派人查證。只是林二小姐,她跟逆賊勾結,助他們混入獵場無疑。為了助逆賊成事,她還故意給了皇后娘娘一個裝了迷藥的香囊,若非朕事先做了安排,因為林二小姐此舉,朕只怕就要在睡夢之中喪了命!”

    林閣老聞言,額頭不由滲出細密的汗珠來。妍兒她竟然糊涂至此,這是要將他們林府闔家的性命都給搭上啊。

    他不明白,自己的幾個孫子孫女,不管是嫡出的還是庶出的,各個都是安分守己,謹守自己的本分,怎么偏偏只有妍兒……

    林閣老心中又迅速想到了另外一樁事,難道之前皇上遇刺的事情,以及定安王府差點被毒死在宮中的事情,也都跟妍兒有關?

    若真是如此,那他們林府只怕真的就是在劫難逃了。

    ……

    陰暗的牢房之中處處都散著發霉潮濕的氣味,林灼妍打小就嬌生慣養,哪里受得了這種罪,整個人抱膝坐在鋪了稻草的石床上,一整夜都沒合眼。這里陽光照不進來,她也不知道這時辰外面究竟是白天還是黑夜。

    一直到獄卒來給她送早飯,她才知道原來已經是新的一天了。

    “來,吃飯吧。”那獄卒的態度倒還挺好,這里是女牢,負責給林灼妍送飯的是個約莫三十多歲的女子。

    林灼妍只是抬頭看了一眼被放進來的飯菜,卻并未有要動的意思。

    只聽得那獄卒道:“你就滿足吧。你住的這間算是我們這里上好的牢房了。那些普通的牢房,哪里有石床給你睡,直接就鋪了稻草睡在地上的。飯菜也比這難聞得多。”

    林灼妍還是搖了搖頭,“你端走吧,我不吃。”

    獄卒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卻并未把飯菜給端走。

    林灼妍雙手抱膝,腦袋抵著膝蓋,眼淚便流了下來,這一次,自己只怕是活不成了……

    正在黯然神傷,卻又聽得有腳步聲接近,林灼妍還以為是獄卒回來了,并未抬頭去看,眼下她誰也不想搭理。

    但是片刻之后,卻聽得有鐵鏈的響聲,林灼妍不由詫異地抬頭去看,正看到獄卒在將牢房上掛的門鎖給打開。而在獄卒身邊站著的……正是她的姐姐,當今皇后林灼華。

    看著自己的妹妹,林灼華眼神復雜。

    “你先下去吧。”林灼華對身后的獄卒道。

    “是。”

    林灼華進到牢房之中,看了一眼放在地上并未動過的飯菜,這才重新看向自己的妹妹。

    “嫌棄這里的飯菜是嗎?在你決定跟逆賊勾結的時候,就應該會想到有這么一天。若是你老老實實地做你的林家二小姐,何至于淪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妍兒,你就這么恨我?恨到想要我死的地步嗎?”

    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自己妹妹親手給自己繡的香囊,竟是差點害死自己的催命符。

    她以為,無論她們姐妹兩個之間鬧得如何不愉快,也不至于會道你死我活的地步,可是……自己的親妹妹,自己從小寵到大的親妹妹,竟然想讓自己去死!

    “好,你恨我,想要我死就罷了,為什么連皇上也一起算計?你不是喜歡他嗎?又為何要勾結逆賊,想要他的性命?難道這就是你的喜歡嗎?”

    被林灼華這樣一番這問,林灼妍也是崩潰了,哭著道:“我給過你們機會了。是你們把我逼到這個地步的!你是我的姐姐,難道你不了解我嗎?你當真以為我會歡歡喜喜地去嫁另外一個人?還有皇上,他以前分明是喜歡過我的,如今卻全盤否認,如此寡情薄幸,難道我不該恨嗎?你們兩個為了自己,把我給拋棄了!”

    看著眼前的妹妹已經歇斯底里,林灼華心如刀絞,這還是自己的妹妹嗎?她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變得自己一點兒都不認識了。

    “你跟那幫逆賊到底是什么時候認識的?你都幫他們做了什么?”

    林灼華心中暗暗猜測,難不成千紅門的人第一次在大婚之夜刺殺皇上的事情,妍兒她就已經參與了?

    但后來據大理寺審問出來的供詞證明,林灼華和皇上大婚之夜遇刺的事情,林灼妍的確是不知情,也完全沒有參與。

    但是第二次,下毒毒害定安王府小公子的事情,林灼妍卻有參與。

    在那個化名為彩兒的侍女伺候林灼妍的那些日子里,慢慢贏得了林灼妍的信任,林灼妍將自己和姐姐還有皇上之間的那些糾葛都告訴了她。而那‘彩兒’也利用這一點,一點一點潛移默化地給她灌輸了不少對皇帝和皇后的仇恨。

    而當時所有人都沒有懷疑到林灼妍的身上,只以為她也是識人不清,被千紅門派來的人給利用罷了。

    當彩兒被處死之后,林夫人又親自給林灼妍挑選了一個信得過的侍女。可是那個侍女剛被派到林灼妍的身邊沒幾天就被千紅門僥幸逃出的人給殺了,并且易容成那個侍女的樣子,繼續在林灼妍的身邊伺候。當然也少不了繼續給林灼妍灌輸那些仇恨,久而久之,就連林灼妍自己都相信是皇上和自己的姐姐對不起自己,是他們故意欺騙了自己,辜負了自己。尤其是皇上,明明對自己示過好感,可是在娶了姐姐之后,卻立刻翻臉不認人。

    他們兩個恩恩愛愛的,憑什么讓自己一個人獨嘗這苦楚?

    所以她才答應了幫助五皇子和千紅門,自己幫她們混進獵場,他們幫自己報仇。

    但是到了獵場之后,見到皇上,她就又想起那年在獵場里發生的事情,難免觸到了心中的那一抹柔軟,她想給皇上最后一個機會,若是他承認曾經喜歡過自己,心里有過自己,那自己就收手,可若是他還是不肯承認,那就別怪自己了。

    結果如何,已經顯而易見了,她還是依照約定好的,將他們給自己的香料撞進了自己親手繡的香囊里,交給了自己的姐姐。

    獵場不比皇宮之中,那樣小的帳篷里放一個千紅門特制的香囊,一個時辰之內,肯定能讓人沉沉入睡。

    原本他們是商量好了,在那香囊發揮作用之后,五皇子和千紅門門主就潛入皇帝的帳篷中,把皇帝和皇后在睡夢中殺死。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皇帝事先收到了歡顏的警示,猜到這天晚上會出事,所以特意安排了一眾暗衛守在四周,五皇子當時以為自己的計劃很順利,不疑有他,就和千紅門的門主一起闖進了帳篷,結果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被藏在暗處的暗衛給圍了起來。

    林灼華想起此事就覺得后怕,若非皇上事先有所安排,自己和皇上就必死無疑了。自己死了倒也罷了,可皇上他可是一國之君,他若是死了,大順豈不是要大亂?

    沒幾日,逆賊五皇子終于被處斬,一同行刑的還有那千紅門的門主。而林家二小姐,據說是忍受不了監牢的日子,在獄卒給她送飯的時候,摔碎了瓷碗,用瓷碗的碎片割了脖子自殺了。

    經細查,林家除了林灼妍之外,并無第二人牽扯其中,皇上在早朝之上,當眾斥責林閣老教養孫女不嚴,以至于釀成如此大錯之后,這件事也就揭過不提。

    只是,這樣大的事情,整個京城卻并無幾人議論,更多議論的卻是定安王府的奕世子妃。

    據說她從皇宮獵場回來之后,就一直沉睡不醒。皇上將所有的太醫都派去了定安王府,但是每個太醫給奕世子妃診過脈之后,都說她脈象正常,并無任何不妥之處。可世子妃就是遲遲不醒,他們也是不明所以,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京城都在流傳,世子妃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這都睡了一個多月了,沒有人能睡這么長時間。不過太醫卻說她脈象正常,分明還是好好地活著的,可是……任憑是什么人也不可能睡這么久都不醒來啊。

    在眾說紛紜之中,謝安瀾帶著沉睡中的歡顏,乘了馬車一路往固陽而去,他要去找陶神醫。其實他也明白,歡顏這并不是生病,找大夫也沒多大的用,但心里總還存著一分希望。

    馬車上,謝安瀾小心翼翼地抱著歡顏,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若是那些不知道的,恐怕只以為歡顏是靠在謝安瀾的懷中睡覺罷了。

    然而,一個多月之后,謝安瀾又帶著歡顏回到了定安王府,她還是跟出發之前一個樣子,并沒有醒來的跡象。歡顏的情況,就連陶神醫都沒有法子。

    自此謝安瀾將手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了別人。寸步不離地守著歡顏,每日幫她喂藥、擦身。春暖花開之時帶她出去踏青,天寒地凍的時候,陪她窩在房間里,念書給她聽。

    “已經一年多了,歡顏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