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OVERLORD不死者之王> 第五卷 王國好漢 上 過場

第五卷 王國好漢 上 過場

    鏘啷,鏘啷,貴金屬互相碰撞的聲音響起。

    確定翻倒過來的皮袋里已經空無一物后,安茲把撒在桌上閃閃發光的硬幣排列整齊。

    金幣與銀幣各堆成十枚一堆,計算數量。

    重復數了幾次錢堆的安茲,拿起皮袋看看里頭。

    果然已經空了——確定了這一點后,安茲把皮袋隨手一扔。然后抱著頭煩惱起來。

    「不夠……錢完全不夠啊……」

    幻術制造出的人類臉龐陰沉地扭曲。當然,眼前的錢堆是一筆不小的財產,這世界的一般民眾花幾十年也賺不到這個金額。然而,對他這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主人,又是唯一能賺取外幣的存在來說只算小錢,實在讓他心里不踏實。

    安茲的精神只要變化超過一定幅度就會強制穩定,因此就算是只剩一枚銀幣的火燒眉毛狀況,受到打擊的精神也應該會立刻安定下來。然而此時他擁有一定數量的金幣,內心角落還有一絲余裕,使得強制穩定未能發揮效果,讓他感受到微火燒灼般的焦躁。

    安茲甩甩頭,依照用途將眼前的金幣分成幾堆。

    「首先,這是給塞巴斯的追加資金。」

    堆起的錢山一口氣減少,安茲的臉抽動起來。

    「接著是這邊吧……按照科塞特斯的希望,提供給蜥蜴人(Lizardman)村落的復興援助與道具的籌備費,還有……」

    雖然比剛才少一點,但錢山再次移動,只剩下寥寥幾枚金幣。

    「……這錢是要送給蜥蜴人村子的物資經費,所以只要從冒險者工會購買,就可以利用精鋼級冒險者的門路。應該可以再……便宜一點……所以大概就這樣吧?」

    他從撥給科塞特斯的錢山中取回幾枚硬幣。

    數了好幾遍剩下的錢幣數量后,安茲低聲喃喃自語:

    「……也許找個商人當贊助商是最好的辦法吧……作為冒險之外能獲得定期收入的方法。」

    精鋼級冒險者包括安茲在內,王國里總共只有三組。因此,有時候會接到商人的指名委托。這類工作基本上對安茲來說都既輕松又好賺,他巴不得能多接幾個。然而他至今總是裹足不前。

    因為安茲要避免自己扮演的冒險者飛飛,對商人或冒險者留下嗜錢如命,或是只要付錢什么都干的印象。

    安茲打算在此地建立人人贊頌的冒險者形象,等到時機成熟,再將這一切的榮耀歸與安茲。烏爾,恭。為此他必須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

    「可是……就是沒錢啊。我就說不用住這么昂貴的旅店嘛。」

    安茲環視奢華的房間。

    這里是耶·蘭提爾最高級的旅店,而且是店里最好的房間。住在這種房間,費用自然也貴得嚇人。不需要睡眠的安茲住這種上等的房間根本也不能怎樣。真想把這些錢用在別的地方。

    餐點也是一樣。不管旅店提供再豪華的餐點,安茲又不能吃,根本毫無意義。還不如取消送餐,把飯錢節省下來比較聰明。

    然而,安茲也很清楚不能這樣做。

    安茲……不,飛飛是這座都市的唯一一位精鋼級冒險者。這樣的大人物自然不能去住一切自助的小客棧。

    衣食住行畢竟也是容易被拿來與他人比較的一項評價標準。精鋼級的冒險者,就該維持精鋼級冒險者該享有的旅館與服裝。

    這就叫虛榮與體面。

    所以安茲無法降低住宿的等級。就算他明白這是浪費錢也一樣。

    「要是覺得我這么有價值,工會可以替我訂旅店啊……唉……其實只要我開口,他們應該會做啦……」

    可是他不想欠人家人情。至今每次受到工會緊急委托,他總是立刻行動,賣人家人情。他打算等到賣得夠多了,再語帶威脅地叫人家還給他。要是讓人家用這種芝麻小事報答自己,計劃就亂了。

    「啊……鬧錢荒啊。怎么辦咧。也許還是該接受委托……可是,最近好像沒什么值錢的工作呢。而且要是接太多,也會引來其他冒險者的反感……」

    既然要讓安茲·烏爾·恭成為亙古不變的傳說,當然希望不是臭名遠播,而是流芳百世。安茲做出呼出一口氣的動作,數數剩下的金幣,將能夠自由運用的金額好好記在腦子里。

    一說到錢,守護者們的薪水怎么處理呢?」

    安茲「唔」了一聲,一邊將身體靠在椅背上,抬頭看著天花板。

    守護者們都堅持不收薪水。他們說為無上至尊工作正是最大的喜悅,怎么能收取報酬。

    然而,安茲卻覺得或許不該過度依賴他們的好意。工作就應該獲得正當的報酬。

    雖然守護者們都表示向無上至尊盡忠就是最好的報酬,但安茲有點不太能接受。

    也許這是一直以來在公司上班領薪水的人自以為是的想法。但他總是覺得勞動就需要報酬。

    薪水制度可能會讓純真無知的孩子們墮落。即使如此,他仍然覺得有實驗性導入的價值。

    「問題是該用什么形式支付薪水啊。」

    安茲的視線從天花板,轉向桌上減少的金幣。

    「守護者的薪水換算成證券交易所上市的的部長階級,年收就要一千五百萬圓……夏提雅、科塞特斯、亞烏菠、馬雷、迪米烏哥斯還有雅兒貝德應該要更多吧?也就是乘以六。嗯,沒辦法。我賺不了那么多錢。」

    安茲抱頭苦思,然后猛然睜開眼睛。

    「有了!只要用代用品取代就行了!只要發行只能在納薩力克內使用的紙幣——類似玩具紙鈔的貨幣,然后把一張的價值定為十萬左右就行了嘛!」

    喊到這里,安茲表情又扭曲起來。

    那么要怎么讓大家使用這個貨幣?

    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內的所有設施皆為免費,就算做了貨幣,他也想不到有什么東西能用到錢。

    「例如用來購買這個世界的道具?」

    安茲拿這個世界一般的商品與納薩力克的類似物品做比較,不禁懷疑有誰會想要外界的商品。

    「可是把現在免費使用的設施政成付費制,又本末顛倒了……該怎么辦呢。」

    嗯忖了一會,安茲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有了!可以叫守護者們想啊。只要問他們有什么東西會想花錢購買,不就行了嗎!」

    安茲正喜孜孜地自言自語著「好主意,好主意」,表情忽然急速變得苦澀。

    「不過……」

    自言自語變多了,安茲心想。

    當這還只是游戲時,因為都沒人來,他自己也知道自言自語變多了。然而即使NPC產生了意志,能夠自己行動,他還是一樣愛自言自語,這是為什么呢?

    是因為已經養成習慣了嗎。還是——

    「因為我仍然是一個人嗎……」

    安茲寂寞地笑了。

    當然,身旁明明有擁有心靈的NPC在,說自己是一個人對他們過意不去。只是,他也會這樣想。也許是由于為了扮演守護者們所想要的安茲·烏爾·恭——四十一位無上至尊的整合者,自己正在扼殺鈴木悟的人格吧。

    安茲嘆了口氣,目光再度轉向擺在桌上的硬幣時,聽見敲門的聲音。

    隔了一小段時間后,門扉被打開。確認如他預期的人物——娜貝拉爾·伽瑪走了進來,安茲裝出一副表情。

    現在安茲臉上浮現的表情,是揚起單邊嘴角,彷佛瞧不起對方的表情。

    安茲所能使用的低階幻影,因為會直接表現出內心想法,有可能浮現出不符合納薩力克統治者的表情。因此只要有人在的時候,尤其是在娜貝拉爾的面前,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威嚴十足的統治者,他照著鏡子模擬了好幾次,費盡心血固定為這一個表情。

    「怎么了,娜貝?」

    他發出一如平常裝出來的聲音。

    「是的,飛飛大——先生。」

    「你這個老毛病常常跑出來呢。不過只要我提醒,你好歹會暫時改一下,所以也許我該死心了嗎。啊,不用低頭道歉。我沒在生氣,你對我講話帶有敬意……也沒關系了。包括工會長在內,其他人好像都誤會了什么,所以無所謂了。所以你來有什么事?」

    「是。是關于飛飛先生命商人搜集鐵礦石一事。」

    我才沒命令人家,只是做生意啦。他在心中抱怨,但臉上從剛才浮現的威嚴表情仍然固定不動。

    「是嗎……所以是哪個地點的鐵礦石?八個地點都搜集到了嗎?」

    「非常抱歉,我沒問那么多。」

    「……沒關系。錢的話多得是。就算不清楚是從哪些地方來的,應該也能全數買下吧。」

    安茲威風地將擺在桌上的硬幣裝進袋子里,扔到娜貝拉爾腳下,望著她畢恭畢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