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OVERLORD不死者之王> 第十二卷 圣王國的圣騎士 上 第一章 魔皇亞達巴沃

第十二卷 圣王國的圣騎士 上 第一章 魔皇亞達巴沃

    臺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真妹控

    錄入:kid

    1

    洛布爾圣王國以里.耶斯提杰王國西南方的半島為領土。

    該國擁立行使信仰系魔法的圣王為君,君主與神殿勢力和睦治國,是個宗教色彩濃厚的國度,話雖如此,程度倒還不比斯連教國。

    具有這幾項特色的洛布爾圣王國,國土上有兩點特別稀奇。

    一個是國土被大海分為南北兩地。當然,國土并未完全遭到分割,而是環抱一個巨大海灣──縱長約莫四十公里,橫寬長達兩百公里──形成U字橫擺的國土形狀。

    因此甚至有人稱兩地為北圣王國與南圣王國。

    另外還有一個特色。

    就是在半島入口處,建造了橫貫南北,全長超過一百公里的長城。

    這是為了阻擋居住于圣王國東側與斯連教國之間丘陵地帶的多種亞人類部落進犯疆土。

    耗費大量歲月與國力建設的厚重雄偉的長城,述說著亞人類的存在讓圣王國遭受過多少苦難與悲劇。

    亞人類與人類,在能力上有著極大落差。

    的確,哥布林等部分亞人類比人類脆弱也是事實。

    他們個頭比人類矮,就體能、智能與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誕生的比例等等而論,都是劣于人類的種族。

    但縱然是不如人類的哥布林,只要活用夜間視力與容易藏身隱蔽處的矮小體格──例如夜晚森林戰斗的奇襲──對人類而言肯定成為棘手敵人。

    況且許多亞人類擁有比人類更強韌的肉體,更有不少種族具有先天性魔法能力。一旦容許亞人類入侵國境,擊退敵軍所需付出的代價將會是大量鮮血。

    正因為如此,圣王國才會加強防御。

    為了不讓亞人類踏進這片國土一步。

    為了讓亞人類知道這塊家園并不屬于他們。

    為了告訴他們只要敢越雷池一步,我軍將抵死不從,奮勇抗敵。

    就這樣,長城蓋了起來,但它有它的問題存在。

    若要讓長城隨時保持在最佳狀態,龐大兵力常年駐守將在所難免。過去圣王國的首腦陣容曾經試算過,在亞人類的一個部落攻打過來時,需要預備多少兵力才能戰勝。

    結果是:不用等亞人類攻進國境,國家就先破產了。

    國內沒有余力組織多余流動兵力,但有必要布署數量足夠的兵員。

    圣王國的歷史──自長城竣工后──當中,領土遭到最嚴重蹂躪的,當屬一場霪雨中的侵略行為。

    一種手上長有吸盤,含有麻痹毒素的舌頭能伸至遠方,高階種族甚至能如「偽裝(Camouflage)」魔法般改變膚色,稱為「史拉士」的種族發動了夜襲。

    史拉士翻越長城,一路西進。

    幾座村莊因此犧牲,造成的慘痛悲劇導致至今仍有傳聞認為「說不定還有一些史拉士潛藏于圣王國內部」。

    想到這些悲劇,會讓人覺得兵力多多益善,然而在所有地點布置兵員又會使國力疲憊。為了兼顧兩項矛盾的需求,國家采取的方法是:在長城城墻每隔一定距離設置小墩堡,另外設置統轄幾座墩堡的巨大要塞。

    小墩堡布署寡兵,徹底打遲滯戰,安排一旦遇襲即刻點燃烽火,向要塞請求援軍。另外又組織中隊巡視各墩堡,并于墩堡之間的城墻上巡邏,一旦發生軍事行動還可充當后備戰力,臨機應變。

    就這樣,后來再也沒有亞人翻越長城進犯疆土。

    只不過,當時的圣王國首腦陣容小心謹慎到了偏執的地步。即使做了這么多對策,對于要塞線還是不肯放心。

    縱使是震撼人心的巨大城寨,對于身高倍于人類的種族或那些具有飛行能力之人而言,仍構不成多大威脅。無論是多堅固的要塞,遇上亞人類的特殊能力,都無法成為絕對安心的保障。

    當時的圣王當機立斷,對外敵翻越城墻時的狀況也著手做了對策,那就是「國家總動員令」。

    圣王國全體國民從此成為徵兵令的對象,成年后不分性別,都必須接受一定役期的軍事訓練,并實際配屬至長城。政府認為藉由這種制度,當亞人類翻越長城時,可以動員兵力防衛國土。

    此外,政府也針對一定以上規模的居住地強化了防御力,目的是讓村民能夠撐到國軍前來救援,同時也能發揮后勤據點的功效。這些措施使得圣王國的村鎮堅不可摧到令其他國家望塵莫及的地步,具備了軍事據點的功能。

    ●

    要塞線上有著三座大墩堡,這些防衛設施用以保護長達一百公里的偌大城墻僅有的三座城門,同時也是駐屯基地,供救援周圍小墩堡的軍隊待機。萬一亞人類入侵國境,發動了國家總動員令時,這些大墩堡又可作為聚集大兵團夾擊應戰的據點。

    在其中之一的中央據點。

    夕陽沉入地平線的那一頭,染紅的大地徐徐受到轉黑的天色支配。

    一名男子腳踩城堞,瞪著染紅的大地──西邊的丘陵地帶,爾后放下了腳。

    他是個肌肉健碩的男子。

    脖子粗壯,胸膛穿著鎧甲也看得出厚實份量,卷起的袖子下突出強壯手臂。男人無論從哪個部分而言,都只能說是個結實的漢子。

    宛如長年遭受風吹雨打的磐石般臉孔,再加上粗眉與胡渣,洋溢著野性情懷。粗壯的體魄若是上面放張嚴肅面孔,還稱得上協調;但偏偏只有一雙眼睛放棄維持這種均衡。

    那雙又小又圓的眼睛好似小動物般,醞釀出的突兀感甚至令人發噱。

    這樣的一名男子仰望天空。

    薄云以驚人速度飄走,薄紗之下看得見星空光輝,但恐怕無法像滿天星斗的光輝那般照亮地面。

    男子張開鼻腔,入秋的──微微混雜冬季芬芳的冷空氣中,感覺得出夜的氣息。只有落日余暉渲染地平面,紫羅蘭色的天空轉眼間擴大了勢力范圍。

    轉身背對丘陵地帶的男子,悄悄觀察自己周圍士兵的神情。

    這些士兵崇拜他而聚集于此,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即使是這樣的一群戰士,表情之中仍有松懈。

    這是無可厚非的,一天工作結束時難免如此。

    「──喂,有沒有人問過天候觀測士今晚的天氣?」

    跟身體一樣,適合男子風貌的渾厚聲音一問,士兵面面相覷,然后,其中一人代表大家開口:

    「非常抱歉,看來在場沒有人問過,坎帕諾班長閣下。」

    男子──奧蘭多.坎帕諾在圣王國的士兵階級中,地位相當低。

    圣王國的士兵階級從最低階開始,依序為訓練兵、士兵、高階士兵、班長、隊長、士兵長……等等。當然根據所屬部隊不同,也有其他階級,不過一般士兵就分這幾種。

    班長的地位絕沒有崇高到能夠稱為閣下。

    然而,以閣下相稱的士兵并非在捉弄奧蘭多。從士兵的態度與語氣中,看得出尊敬之情。而且不只該名士兵,周圍散發英勇老兵氣質的士兵,對奧蘭多也都表示出相同敬意。

    「是嗎,是嗎?」

    奧蘭多慢慢來回撫摸自己長滿胡渣的臉孔。

    「閣下,若能給我些許時間,屬下這就去問,如何?」

    「嗯?不了,不用麻煩。我們的工作到此為止,再來歸那位仁兄他們負責。」

    奧蘭多.坎帕諾。

    這個男人曾創下一大壯舉,只憑藉實力,就獲得前任圣王授予崇高的圣王國九色之一。

    如此享負盛譽的男人停留在班長這種卑微地位,是因為奧蘭多有兩個問題。

    一個是個性不畏艱難堅持自我──也就是最討厭聽別人的命令。

    另一個是重視實力。

    這兩個問題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他的行動原則──「想命令我,先跟我打一場,讓我躺倒在地再說」。而且他一見到強者就會說:「你好像很有本事,跟我過過招吧。」總要打到其中一方失去意識才滿意。

    這種個性使他屢屢與貴族或長官引發暴力事件,遭到降級的次數多達十次。

    軍隊不需要不服從命令之人,這是最討人嫌的類型。若是換成一般人,早就遭受矯正或是被逐出軍隊了。然而他之所以沒落得這種下場,單純只因為他的實力實在不容小覷,而且也有人就是受到他這種率性而為的個性吸引。

>>

(本章未完......)

鉛筆 小說(w w w.x 23qb.com)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