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龍王殿> 第366章 禮物

第366章 禮物

    第66章禮物

    別墅內,葉云舒眼睜睜看著蕭陽把蘇家來的人丟出門外,在這么一瞬間,葉云舒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隨著蕭陽那一個關門的動作,她好像覺得整個人都輕松了一樣,但同時,又有種擔憂。

    蕭陽看出了葉云舒臉上擔憂的神色,開口道:“老婆,他們說的這個蘇家,是燕京那個?”

    “嗯。”葉云舒點了點腦袋,美眸中露出一抹疑惑,“你知道?”

    “知道一點,老婆,你和他們有啥聯系啊?”蕭陽故意問了一聲。

    蕭陽很清楚,面前這個女人,是一個自尊心非常強的人,如果葉云舒愿意把事情告訴自己,蕭陽會光明正大的幫她,如果女人不愿說,蕭陽也會尊重她的想法。

    葉云舒嘆了口氣,“我媽是蘇家人”

    “邊吃飯邊說吧,你也餓了。”蕭陽將葉云舒引到餐桌上,給葉云舒倒了杯紅酒。

    酒才剛倒進杯中,就被葉云舒一口喝凈。

    今天蘇家人的到來,對葉云舒來說,也同樣是一件讓她矛盾的事,一杯酒下肚,葉云舒打開了話匣子。

    蕭陽安靜的當著一個聆聽者,葉云舒所說的,跟蕭陽調查出來的,一模一樣。

    葉云舒的母親,蘇思月,是蘇老爺子的私生女,早年因為家族原因,蘇老爺子并沒有向外承認這個私生女,蘇思月的母親,只是蘇家的一個下人而已。

    蘇思月從出生那天起,也被人戴上了野種的名號,而后隨同其母親一起,被趕出了蘇家。ァ新ヤ~~1~<></>

    葉云舒說,她母親臨死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回到蘇家,這也是蘇思月母親當年的心愿,全部寄托到了葉云舒身上,現在的葉云舒并不知道,蘇老爺子已經走了,也不知道,蘇老爺子留下遺囑,要讓葉云舒回去接任蘇家大統。

    幾杯酒下肚,葉云舒才把這些事都說了出來,這些東西,從母親走后,就一直都埋在葉云舒的心里,哪怕連自己老爸,葉云舒都沒有告訴。

    “老公,你有沒有覺得,我是個麻煩精啊,老給你添亂”葉云舒俏臉紅紅的。

    “說什么呢你。”蕭陽用力刮了下葉云舒那高挺的鼻梁,“你是我老婆,我怎么會覺得你麻煩,只是老婆,你想回蘇家么?”網首發

    “我不知道。”葉云舒搖晃腦袋,“對于蘇家,我從來都沒有一個概念,你知道么老公,今天那倆人來,告訴我,蘇家是豪門,豪門啊!”

    葉云舒重復著今天蘇采所說的那兩個字,這兩個字,對她造成了很大的沖擊。

    蕭陽啞然一笑,就蘇家那也算豪門?

    “老婆,你別忘了,你也是豪門啊。”蕭陽夾了一筷子菜放到葉云舒的碗里。

    “我?”葉云舒自嘲的笑了笑,“我們葉氏,和蘇家那種豪門相比,頂多算是一個暴發戶而已。”

    蕭陽看著女人的模樣,心中一酸。

    旁人都認為,葉氏的葉總,天之驕女,殊不知,葉云舒心中的苦澀,在蘇氏面前,葉云舒所感到的,只有自卑啊。

    蕭陽摸了摸兜,拿出一個不到巴掌大的禮盒來,放到桌上,“老婆,咱倆也結婚這么長時間了,我從來沒送過你什么禮物,吶,這個給你。”

    蕭陽把禮盒朝葉云舒面前一推。

    原本還面容有些苦澀的葉云舒,臉上頓時多了幾分驚喜,“送我的?”

    “嗯。”蕭陽點了點頭。

    葉云舒這一刻,只感覺一股甜蜜涌上心頭,沒有哪個女人,不喜歡這樣的驚喜,尤其還面對自己心系的男人。

    歡悅的打開禮盒,禮盒當中所放的,是一枚銀白色的戒指,戒指表層,泛著一層烏光,這枚戒指沒有太浮夸的造型,一眼看上去,就好像一個普通的圓環一樣。

    戒指的表面,刻有四個字,陪你到老。

    這四個字,就如同這戒指本身一樣,樸實無華。

    “我還是第一次見這么難看的戒指呢。”葉云舒嘴上說的嫌棄,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將這枚戒指戴在自己右手無名指上,左看右看,欣喜的不行。

    蕭陽看著葉云舒的動作,兀的一愣,他準備這枚戒指的時候,并沒有當做婚戒,而葉云舒自己,主動將其戴在了無名指上。

    “老公,謝謝你。”葉云舒一雙大眼瞇成月牙狀,滿臉開心的道。

    一頓晚飯,兩人吃的格外開心,剛剛蘇家人搞得不愉快,葉云舒就跟忘了一樣,再沒提過。

    晚飯過后,蕭陽剛準備收拾碗筷,電話就響了起來。

    蕭陽一看,來電人是馬會長,也在同時,蕭陽突然響起來一件事,自己好像去燕京前答應馬會長搞培訓了,當時一忙,就把這事給忘了。

    接起電話,蕭陽感到不好意思,“馬會長”

    “神醫啊,你終于開機了!”馬會長在電話里的聲音,帶著一種難言的激動。

    “啊哈,馬會長,不好意思啊,前兩天有急事,一下把培訓的事給忙忘了。”蕭陽撓了撓頭。

    “沒事,沒事,神醫,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這大家都在銀州沒走,等著你的培訓呢。”馬會長連連說道。

    “那就明天一早吧。”

    “行,那我就給大家通知下去了。”馬會長歡欣一聲。

    蕭陽掛掉馬會長電話,沒過幾分鐘,電話又響起來了,是徐婉那丫頭打來的。

    “姐夫,聽說你明天要搞培訓啊?能不能讓我們也跟著參加啊?”

    “來唄,你這妮子還見外的很。”蕭陽有些無語。

    “不是我見外,是你現在太出名了,想聽你的培訓,那得經過層層嚴選才可以呢,你不知道,外面現在都開出天價了,你的一節課,值五萬!現在我們學校醫學系的學生,到處托關系想聽你這次的培訓呢。”

    “你明天直接到中醫館吧,咱們在中醫館門口見。”蕭陽給徐婉交待一聲,掛斷電話,隨后皺起眉頭,一節課五萬?蕭陽認為,自己明天有必要和馬會長聊聊這事了。

    一夜的時間,悄然而過。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