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龍王殿> 第377章 蘇瑜到

第377章 蘇瑜到

    第77章蘇瑜到

    “鬧事?”蘇采看著保安,“這有你們這些看門狗什么事,讓葉云舒下來!今天她要不給我把這事說清楚,哪怕是一家人,我也對她不客氣!”

    保安一聽蘇采的話,連忙閉上嘴巴,這兩個,是葉總的家人?

    “姓葉的人呢!”蘇一然大喝一聲,問道。

    “葉總她在樓上。”保安如實答道。

    蘇采一挽袖子,和蘇一然朝電梯走去。

    “葉云舒!葉云舒!你給我滾出來!”蘇采一路大罵,引得葉氏員工頻頻側目。

    “兩位,有什么事么?”李娜聽人匯報了這邊的事,連忙找了過來。新中文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

    “葉云舒呢?”蘇采質問道。

    “葉總在會客室。”李娜記得這兩個人,昨天葉總親自下樓接待了他倆,還把他倆帶回了家,“兩位有事情的話,可以稍等一下,葉總現在正在見客人。”

    “客人?什么客人比我們還重要!”蘇采一把推開李娜,大步朝會客室走去。

    會客室大門緊關。

    蘇采還沒進門,便沖會客室內大聲吼道:“姓葉的,你老公那么對待我們,今天又打了我們朋友,如果你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這蘇家,你也就別回了!”

    蘇采剛準備推開會客室大門,面前的大門便率先被人從里面打開一點。

    蕭陽從縫隙中走了出來,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蘇采和蘇一然,“你倆聲點,我媳婦正和人聊天呢。”

    “聲?憑什么聲?”蘇采雙手一叉腰,“我今天跟你說明白,你如果不拿出你的態度,給我道歉,你老婆這蘇家,是不用回了!”

    蕭陽一臉奇怪,“我老婆回蘇家,跟你有什么關系,你說的算么?”

    “呵!”蘇采嗤笑一聲,“你簡直跟我講笑話,我說的不算,那誰說的算?”

    蕭陽臉上生出一抹異樣,搖了搖頭,“我不信。”

    “不信?不信我就讓你看看!”蘇采說著,就拿出電話,當著蕭陽的面撥了個號碼出去,等對方接通,蘇采大聲說道,“爸,你可以給家主說一聲,那姓葉的根本就不把我們蘇家放在眼里,我們過來好好跟她說話,她直接讓我們滾蛋,更說蘇家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這事你得給家主好好說說,一個野種,也敢這么放肆了!”

    蘇采說完,掛斷電話,得意的看了蕭陽一眼。

    蕭陽瞇起眼睛,“你說的話,跟事實不符吧?”

    “我說的就是事實!”蘇采雙手抱胸,“姓蕭的,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在我們蘇家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行吧。”蕭陽點了點頭,轉過身,沖會客廳里喊了一聲,“蘇家主,你也聽到了,每次都是你們蘇家的人主動招惹我。”

    蕭陽一揮手,將會客室大門打開。

    蘇瑜站在會客室門口,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怒意,上一次,就因為蘇家那些輩的胡鬧,差點毀了蘇家,自己想要補救,卻發現,這些輩的猖狂,已經超出自己預料了。

    蘇采和蘇一然兩人,通過打開的會客室大門,看到了蘇瑜,蘇瑜的出現,讓他倆一下沒反應過來。

    “家家主?”蘇采表情癡呆,說話時都在結巴。ァ新ヤ~~1~<></>

    “肆意妄為,簡直就是肆意妄為!”蘇瑜氣的臉色漲紅,“我讓你們來銀州,將云舒請回去,你們做的是什么!這是請人回去該有的態度么!肆意妄為,顛倒是非,如果不是我站在這里,我真想不到,我們蘇家子弟,在外面竟然如此猖狂,簡直丟盡蘇家的臉!”

    蘇采和蘇一然怎么也沒有想到,蘇瑜竟然會親臨銀州,更不會想到,蘇瑜的到來,只因蕭陽讓人傳了個話,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了。

    “蕭先生,云舒,我為這倆不肖子孫的行為,說聲抱歉。”蘇瑜非常鄭重的對蕭陽道,他很清楚,只要這人愿意,隨時可以毀了蘇家,通過剛剛的聊天他也得知,這位大人物,就是自己外甥女的老公,如此說來,葉云舒回到蘇家,并非是得了蘇家的好處,反而是,蘇家攀上了葉云舒這棵大樹啊!

    世家當中,每一任家主,最大的心愿,就是將本家發揚光大。

    原本蘇瑜,是想讓葉云舒自己選,如果她愿意當家主,就把蘇家交給她,不愿意當,就按照老爺子的遺囑,分蘇家的一半家產過去。

    蘇瑜很清楚,自己的老爹,最愛的人,并不是自己的母親,而是葉云舒的姥姥,若非當時蘇家遇到危機,葉云舒的母親,也不會被趕出蘇家。

    現在知道葉云舒和蕭陽的關系后,蘇瑜最希望的,就是葉云舒來接管蘇家,這樣能讓蘇家直接跟光明島搭上關系,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

    蘇瑜的道歉,蕭陽沒有說話,葉云舒便當先開口,“舅舅,你不用這樣的,我們并沒有生氣。”

    蘇瑜聽到葉云舒的話,下意識看了眼蕭陽。

    蕭陽瞥了瞥嘴,“我老婆說什么就是什么,只不過,你們家這些輩,得該管管了。”

    “那是一定的。”蘇瑜點頭,走到會客室門外,看著蘇采和蘇一然,“你們兩個,自己回家把名字劃了吧,從今天開始,不允許你們再用蘇姓!”

    在家族中,最大的懲罰,便是將一個人劃出族譜,尤其是像蘇家這種家族,劃出族譜的人,會被當做笑柄。

    并且,蘇家人一生,都在為蘇家服務,像蘇采和蘇一然這種,他們畢業后,工作就在蘇家的集團,包括住的房子,開的車,都是蘇家的,被劃出族譜,等于剝奪了他們的一切。

    蘇采和蘇一然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驚慌的想要解釋。

    蘇瑜根本就不給他倆解釋的機會,轉身進入會客室,將會客室大門關上。

    隨著“砰”的一聲,蘇采和蘇一然兩人,呆呆的看著面前緊閉的會客室大門,一顆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不行,我不能被劃出家族,我要讓我爸給家主求情,蘇一然,你也打電話讓你爸說說話啊!”蘇采著急的拿出手機。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