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龍王殿> 第391章 被調戲了

第391章 被調戲了

    第91章被調戲了

    蕭陽的一番話,讓在場的人,徹底領略到了他的霸氣。

    面對程家,面對程老爺子,仍舊我行我素!

    程老爺子看著那已經散亂一桌的食物,沉默十多秒,隨后嘆息一聲,“吃吧。”

    這“吃吧”兩個字,讓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這等于,是妥協,是把程家這數十年無人撼動的威嚴,徹底扔在地下,任人踩踏。

    在說出“吃吧”這兩個字后,程老爺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整個人都顯得萎靡不振。

    離桌子最近的程青,看了眼程老爺子,又看了看程廣,主動抓起桌上的食物,塞到嘴里。

    程青都帶頭吃了,那些后面趕來的程家人,也紛紛圍到桌前,吃了起來。

    “你倆也來吃吧。”程老爺子看了眼自己那兩名門徒,揮了揮手。

    作為寧省商界一把手的杜華,以及政界一把手的肖升,都走了過來,抓起桌上的食物。

    這樣一個吃東西的動作,代表了太多的東西。

    程老爺子嘆了口氣,也走到桌前,抓起一把食物,塞到嘴里。

    從此以后,整個銀州,再無洛河程莊。

    程家,也會慢慢退出舞臺,一切的一切,都要被葉氏慢慢取代。

    肖波等人,此刻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如果現在給別人說自己剛剛嘲諷了這個蕭陽,別人一定不會相信,現在想想自己之前的行為,實在是太大膽了。

    蕭陽看著這一幕,程家的存在,對葉家來說,早晚都要踩下去的,蕭陽也就是借這次的機會,直接幫葉云舒解決了麻煩。

    畢竟葉家和程家,之間還是有情分在的,但他蕭陽沒這么多的顧忌,與其最后讓葉云舒來跟程家撕破臉皮,不如他先把這事做了。

    想要讓一個人臣服,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畏懼自己。

    蕭陽現在,已經做到讓程家畏懼,讓杜華畏懼,讓肖升畏懼。

    蕭陽伸出手,在桌上敲打三下,“記住,以后在別人吃飯的時候,不要亂吐口水,秦柔,我們走吧。”

    “哦好。”秦柔有些呆滯的應了一聲。

    不光是秦柔,整個大廳的人,都呆呆的看著程家圍在桌子上吃東西的一幕。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程家這個做法,代表的什么,他們只是不清楚蕭陽的具體身份,不清楚會是哪家來取代程家。網首發

    蕭陽和秦柔離開程家大廳。

    一名程家女眷長呼一口氣,把剛塞到嘴里的東西吐了出來,才準備說話,就迎來程老爺子的呵斥聲。

    “吃下去!這些東西,全部吃完!”

    程老爺子說完,又抓起一把菜,塞到嘴里。

    那名程家女眷縮了縮脖子,一臉難堪的將剛吐出來的食物塞到嘴里,艱難的咽了下去。

    程老爺子這樣的做法,再次讓大廳內的眾人領會到了蕭陽的可怕,他們努力記住蕭陽的模樣,以后見到,只能交好,千萬不能招惹!

    離開大廳,秦柔像重新認識個人一眼,美眸上下打量著蕭陽。

    “你這眼神有點詭異啊。”蕭陽吐槽一聲。

    “你還真是愛你老婆啊,為了她,今天這么一件事,你搞這么大?”秦柔臉上出現些醋意。

    “你都看出來了?”蕭陽意外的看了眼秦柔。

    秦柔翻了翻白眼,“你當我是傻子啊,你今天,就是想看到程家的態度,讓程家認慫,好讓你老婆以后一帆風順對吧,不然這么的一件事,你至于發這么大的脾氣么,還見血了。”

    蕭陽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是為我老婆,不過這也不是一件事,對我而言,浪費食物的行為,就是浪費生命。”

    聽到蕭陽這話,秦柔突然想到福利院崔院長當時跟自己說的那些,蕭陽以前和母親相依為命,撿垃圾,吃垃圾,食物對他來說,就是命啊。

    當時那個無依無靠的孩子,現在成長到了這般模樣,其中的心酸,不是輕易能夠想象的。

    秦柔看向蕭陽的眼神中,不知不覺的,多出了一些愛憐,哪怕他現在是個光用氣勢就能壓倒程家的男人,但不代表他,就無堅不摧,往往這種人,內心是最柔弱的。

    “秦柔,我發現你的眼神越來越詭異了啊!”蕭陽一臉怕怕的看著秦柔。

    “我是在想你剛剛那霸氣的模樣。”秦柔瞇眼一笑,強勢的摟住蕭陽的肩膀,“那模樣,真是讓我愛死你了!”

    “別愛我。”蕭陽連忙把胳膊從秦柔的軟懷里抽了出來,“你知道的,我是有老婆的。”

    “那又有什么,咱們華夏古代,有本事的男人,那都是三妻四妾的!”秦柔早就免疫了蕭陽的老婆借口,“反正我盯著你呢,哪天你被葉云舒傷了,我就張開懷抱等著你,給葉云舒來個趁虛而入,到時候,讓她哭去吧!”

    蕭陽干笑一聲,沒有接話。

    秦柔開車帶蕭陽回到銀州,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蕭陽,你說賭石這個,我到底搞不搞啊,這是官方特批的口子,雖然有風險,但的的確確是一次機會。”秦柔對于賭石這個項目,還是有些心動,這放在銀州,那就是絕對的壟斷行業啊。

    蕭陽想了想,回答:“其實也不是不能搞,但前提是你得找到好的貨源,而且有風險,運輸渠道這些,都是成本,像現在,你要搞一條運輸渠道,沒有一兩年的長期合同,根本沒人跟你簽,萬一在咱們這火不起來,你的錢,就得全套進去了,這方面的市場調查我沒研究過,所以不好給你下定論。”

    “我倒是做了些市場調查。”秦柔在一個紅綠燈口把車停下,轉身從后座拿了一份文件出來,“在咱們這,賭石應該還是有市場的。”

    蕭陽看了眼秦柔拿出的文件,點了點頭,“這份報告,也算詳細,行,既然你想做,那我介紹一個貨商給你,你去實地考察一下,覺得可以,就能進貨,價格什么的,他會給你市場最低價。”ァ新ヤ~~1~<></>

    “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秦柔大笑一聲,伸手纏住蕭陽的脖子,用力在蕭陽臉上親了一口。

    在蕭陽反應過來前,秦柔已經重新抓好方向盤,發動汽車。

    蕭陽摸了摸自己的臉,有種被調戲的屈辱感。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