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龍王殿> 第867章 沉默中死亡或者爆發

第867章 沉默中死亡或者爆發

    祖顯調整了下心情,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坐在后座自己這邊的三名安保成員,如同什么事都沒發生一般,仍舊在開心的聊著,蕭陽也是悠閑的靠在那里,繼續跟著音樂,用手打著節拍。

    祖顯發動車輛,因為擋風玻璃花了的原因,一路都沒法開快,不時就會見到同隊的車輛從后面追上來,佑熊安保和那個元豐安保的人在追上蕭陽他們這輛車時,都會發出嘲笑聲音,這種嘲笑聲,聽在祖顯耳中,感到格外的憋屈,抓著方向盤的手,也漸漸加大了力量,手心都是一層汗。

    這一切,蕭陽都看在眼里,沒有出聲。

    就這么,又開了幾十公里,幾十公里后,祖顯終于見到了一個補給區,那里有洗車的地方,可以清洗這車上的油漆。

    祖顯連油都顧不得先加,直接將車開到洗車房去,結果到洗車房前卻發現,洗車房前,正停著三輛洗好的車,將整個洗車房大門堵死。

    這三輛洗好的車,兩輛屬于佑熊的人,還有一輛屬于元豐的人。

    三輛車上的人,都坐在一旁,拿著一些干糧,一邊吹牛,一邊吃著。

    “車能移一下么?”祖顯將車停到這兩個安保公司的人面前,坐在出聲道。

    “移車?移什么車?”佑熊安保的人露出一臉疑惑。

    祖顯深吸一口氣,壓住心頭的火氣,指了指洗車房門口的三輛車,“那三輛洗完了吧?洗完該讓我們洗了。”

    “哦。”佑熊安保的人點了點頭,朝洗車房門口看了一眼,隨后出聲道,“沒洗完,還早著呢。”新中文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

    說完,這佑熊安保的人繼續坐在那里吃起東西來了。

    “你們!”祖顯狠狠捏住方向盤。

    “我們什么?”元豐安保的人猛然站起身來,瞪向祖顯,“你特么說,我們什么?咋了,想打架?來,給老子下車!”網首發

    元豐安保的人說著,直接沖上來,要拉祖顯的車門。

    祖顯下意識的將車門鎖住,同時將車窗關上。

    那名沖上來的元豐安保的人,一腳重重的踹在車門上,讓車門發出“咚”的一聲響,隔著車窗,伸手指著祖顯,嘴里不停的罵罵咧咧,格外難聽,把祖顯祖宗十八代全部加上了。

    祖顯坐在車內,外面的聲音若有若無的傳進他的耳中,氣得他渾身都在發抖。

    祖顯下意識看了眼坐在旁邊的蕭陽,發現蕭陽依舊舒服的躺在那里,眼睛都閉上,好像已經睡著了一般,而坐在后座的三人,依舊在閑聊著,仿佛外面的事情,根本與他們無關一般。

    祖顯盯著車外罵罵咧咧的大漢,手在車門把手上扣了好幾次,最終也沒有勇氣,將車門打開。

    車外的人見祖顯等人縮在車里不出來,比了幾個中指,其中佑熊安保的人,又從車里拿出兩瓶油漆,如同戲耍一般,在祖顯這輛車的車身上涂寫畫了起來,等他們全部做完后,才悠閑的回到自己車里,點了一根煙,又躺了半個多小時,才慢悠悠的把車開走,留下一個空蕩蕩的洗車房入口呈現在祖顯眼前。

    祖顯看著那三輛車走遠后,這才打開車門,走下車,看到,整個車身上,都被寫滿了漫罵的話,那話的惡毒程度,祖顯以前聽都沒聽過,上面還生動的畫了許多形象的東西來表達這些謾罵的話語。

    祖顯深吸一口氣,回到車上,將車開到洗車房內,打開水槍沖洗,可油漆已經干在車身上,想要沖洗,格外的困難,祖顯只能拿著抹布,一點一點的將這些油漆擦掉。

    在祖顯擦掉這些油漆的過程中,那些謾罵的話語,再次刻進了他的腦海中,他想不去看,都沒有辦法。

    足足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祖顯才將滿車的油漆擦掉,在這個過程中,蕭陽一直都坐在車上,看著祖顯。

    兩個小時后,祖顯回到車上,一言不發,打火后,開車駛上公路。

    蕭陽坐在副駕駛上,看著沉默的祖顯,蕭陽明白,此時此刻,那名為仇恨的種子,已經在祖顯心中發芽了,不過,這還不夠。

    祖顯心中的懦弱和自卑,比蕭陽想象的還要嚴重,這種膽小懦弱,會讓祖顯很難將心中的憤怒爆發出來,可一旦爆發,那將是非常可怕的。

    有人曾說過,要么在沉默中死亡,要么就在沉默中爆發。

    九百公里的路,需要九個小時不停的行進,加上路上所耗費的各種時間,九百公里,哪怕在這種沒車的空曠公路上,也得行進十多個小時,再加上這里路標很少,有時進到無人區,會有迷路的危險,九百公里的路程,被安東陽分為了兩天。

    今天,所有人將在庫市集合。

    庫市位于天山南簏,著名的塔里木盆地邊緣,北依天山支脈,南臨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是當年絲綢之路的咽喉之地,庫市的香梨,那也是全國聞名的,而庫市,又在整個新省中央,來新省旅游探險的人,都會選擇在這里落腳,久而久之,庫市也變成了半旅游城市,酒店賓館非常多。

    安東陽在來前,也都訂好了酒店,眾人將在這里短暫的落腳,休息一夜后,第二天一早便要出發。

    當祖顯開車來到這時,天已經有些黑了,各大安保公司的人,也早都住進酒店。

    提前到來的地獄行者,也都接到蕭陽的命令,并沒有等待他們,早早休息,甚至連晚飯,都沒給他們留。

    祖顯開車駛到酒店門前,大門空蕩蕩的,給人一種極度冷清的感覺,會讓人嚴重缺乏安全感。

    “蕭總,我們到了。”祖顯將車停下,話語中盡是歉意。

    “那就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進漠了。”蕭陽沒有多說什么,打開車門,自顧自的走下車,然后去到酒店當中,從頭到尾,看都沒看祖顯一眼。

    蕭陽的態度,讓祖顯心中苦澀,他也明白,自己今天的確沒有做到位。

    正當祖顯想好,明天一定要好好開車,不給佑熊的人可乘之機時,一塊石頭,突然從上方砸下,重重落在祖顯車輛車的擋風玻璃上,將整片擋風玻璃,砸的龜裂開來。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