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趙公子> 第二百七十五章 來投

第二百七十五章 來投

    許仲驟然聽聞鄭國之言,不由目瞪口呆。

    他有些想不明白,方才還斥責趙嘉重視商賈的老師,態度為何突然間變化如此巨大。

    “老師,您這是?”

    鄭國轉頭看著自己弟子,知曉了對方心中疑惑,當即將手中榜文遞了過去。

    許仲急忙接過榜文,低頭誦讀。

    “今歲蝗蟲暴起,乃是孳生。不早除遏,任蟲成長,閑食田苗,不恤人災,百姓何以為生?”

    “夫如信其拘忌,不有指揮,則上黨田苗,掃地俱盡。”

    “此蟲不盡除,今年還更生子,遺禍無窮矣。”

    “平岐君令:各地縣吏如有推脫滅蝗者,當委官員責實。若有勤勞用命,保護田苗滅蝗者,須有獎勵以明得失。”

    “念百姓收成寡弱,奉令積極滅蝗者可免除賦稅,亦可以斗蝗換三斗米錢。”

    “鑒于今歲大旱,誠邀天下善治溝渠者入趙為官,必委重任,以緩百姓疾苦,福澤天下。”

    許仲看完這篇榜文,良久無語。

    不同于韓王以及韓國官府的態度,趙嘉在告示中率先指出,若不除蝗蟲引起饑荒,這就是人災而非天譴。

    這種觀念,與鄭國的觀念不謀而合。

    不僅如此,趙嘉甚至嚴令各地官吏滅蝗,并且施以獎懲制度,顯然決心甚大。

    這點,也表明了趙嘉滅蝗的決心。

    其次,趙嘉利用免稅以及三斗米錢換蝗蟲之舉,必然引起逐利者蜂擁滅蝗,蝗災要不了多久或許就會得到遏制。

    趙嘉此舉,不僅有效助長了百姓們的滅蝗積極性,還是在通過滅蝗這件事,變相補貼經由干旱、蝗災以后,收成大減的農民。

    最為重要的是,趙嘉目光深遠,想要開挖溝渠、引水灌溉,準備從根源上解決干旱、蝗災,這才是鄭國最為欣賞之事。

    以上告示雖然簡短,卻展露出了一個務實、愛民、睿智、寬厚、大器以及求賢若渴的明君形象。

    哪怕對方重視商賈,可這種務實的態度,卻也讓鄭國看到了農家崛起的希望。

    許仲細細品讀完這份榜文,不由擊掌贊道:“平岐君此舉大善,吾當隨老師前往投效!”

    那幾個儒家士子聞言,正要斥責鄭國、許仲二人,卻見兩人交還了榜文,而后風風火火離去。

    千畝縣衙。

    趙嘉巡視著密密麻麻收上來的蝗蟲,疲憊的臉上浮現出了些許笑容。

    滅蝗詔令頒布之始,效果并不算好,無論各級官吏還是百姓,大多不敢滅蝗。

    趙嘉不好強求百姓,卻不能對官吏的不作為熟視無睹,當即進行了一次大徹查,不少官吏被革職,嚴重者甚至哐當入獄。

    趙嘉的鐵血雷霆手段,嚇壞了上黨各縣官吏。

    他們雖然對蝗災敬而遠之,可相比起自己的職位與身家性命,他們還是選擇滅蝗。

    至于百姓,才開始的確猶猶豫豫。

    然,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趙嘉優厚的滅蝗福利,讓不少敢于率先吃螃蟹的百姓賺得盆滿缽滿,這就引起了其余百姓的眼紅。

    再加上新換的官吏們開始發力,上黨風風火火的滅蝗行動開始大爆發。

    時至今日,蝗蟲尸體已經堆積滿了幾個屋子。

    “這些蝗蟲都乃美味佳肴,只是如今天氣不適宜保存蝗蟲尸體,僅僅依靠天香樓,根本用不了如此多蝗蟲。”

    “若任由蝗蟲尸體腐爛,倒也未免太過浪費。”

    “傳我詔令,征召大廚烹飪蝗蟲,將其下發給軍中士卒以及各級縣吏,對于那些滅蝗成果斐然之百姓,亦可酌情發放。”

    “若仍有盈余,可以小米摻蝗蟲熬粥,分發給縣城附近的各家各戶,如此也能讓他們節省些許糧食。”

    千畝縣令領命而去,趙嘉這才長長舒了口氣,不過很快又皺起了眉頭。

    “如今滅蝗行動,已經從千畝擴散到整個上黨占領區,百姓雖逐漸熱情高漲,奈何蝗蟲滅之不盡,為之奈何?”

    趙嘉有些苦惱。

    百姓在捕捉蝗蟲的時候,蝗蟲也同時在繁衍生息,而且蝗蟲繁衍的速度非常之快。

    再加上百姓們捕捉蝗蟲的效率較低,故雖然緩解了蝗災,卻并未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現在不僅僅是上黨,蝗災還有向全國蔓延的趨勢,甚至就連西邊的秦國都遭受牽連。

    趙嘉所不知道的是,這場規模浩大的蝗災歷史上確有其事,根據《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記載:十月庚寅,蝗蟲從東方來,蔽天,天下疫,百姓納粟千石,拜爵一級。

    蝗災遮天蔽日,可見其究竟有么多嚴重。

    再加上后面記載的瘟疫,也可以推算出干旱、蝗災、饑荒讓秦國餓死了多少百姓。

    面對如此天災,哪怕強大如秦國也沒有應對之策,以致尸骨遍地。

    秦始皇為了緩解饑荒,甚至開啟了華夏歷史上的賣官之先河,可見蝗災之可怕。

    “君上,門外有兩人求見,說能助趙國消除蝗災。”

    正發愁如何根除蝗災的趙嘉,聞言不由雙目圓瞪,急忙喝道:“速速將人請進來!”

    此時的趙嘉,面對令人頭疼的蝗災,甚至不詢問來者何人,就急匆匆召見。

    沒過多久,兩位衣裝樸素之人,就被邊城帶了進來。

    “鄭國(許仲),拜見平岐君!”

    這兩位前來拜訪趙嘉之人,正是辭官而來的鄭國與許仲。

    “鄭國?”

    趙嘉驟然聽到這個名字,當即感覺很熟悉,只是略微思量,當即猛然驚醒,歷史上就有一位叫做鄭國的牛人,幫助秦國修建了鄭國渠,把關中經營為天下糧倉,這才為秦國東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敢問先生從何而來?”

    不過按照趙嘉模糊的記憶,鄭國應該早就被韓王獻給秦國才對。

    他有些懷疑,眼前這位衣著樸素之人,究竟是不是歷史上那位赫赫有名的鄭國。

    “回平岐君,在下自韓國新政而來,聽聞君上欲治理蝗災,這才辭官前來。”

    趙嘉聞言大喜,已經肯定眼前這人就是那位鄭國。

    不過他仍舊疑惑道:“據我所知,韓國也爆發了干旱以及蝗災,先生既有滅蝗之策,為何不獻與韓王,反而辭官獻給本君?”

    鄭國苦笑不語,許仲卻是不忿道:“韓國上至大王,下至鄉紳百姓,認為蝗災乃是天怒,蝗蟲乃是神蟲,對于蝗蟲皆是既祭且拜,坐視蝗蟲食苗不敢捕,簡直愚昧之際。”

    “老師所獻滅蝗之策,韓王非但沒有采納,反而嚴厲斥責老師!”

    趙嘉這才恍然大悟。

    他上前緊緊握住鄭國雙手,道:“先生若有滅蝗之策,嘉必然傾力相助,且代表趙國百姓,謝過先生!”

鉛筆小說(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