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噩

    第二天一早,韓蕭睡醒,只覺渾身輕松,逃亡的疲憊清掃一空。

    “韓兄弟,你醒了。”胡弘駿正在門口活動筋骨,開口笑道。

    這一家人可真是熱情,給他吃住,雖然有些不舍得離開,韓蕭還是表明了去意。

    “承蒙你的款待,可惜我不能久留,如果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

    安提著一個小包裹走來,笑道:“我做了一些烙餅,你帶著路上吃吧。”

    韓蕭心里一暖,雙手接過包裹,烙餅暖呼呼的熱量順著手掌傳進他的心里,露出一個笑容,隨即意識到安看不見,便真誠道:“昨晚我睡得很舒服,非常感謝你們的招待。”

    安捂嘴輕笑。

    “哈哈,不用客氣,四海之內皆兄弟。”胡弘駿豪氣道。

    韓蕭收拾好行李,帶上背包和獸皮包裹,忽然注意到獸皮包裹的樹葉沒了,臉色微沉,道:“有人動了我的包裹。”

    胡弘駿一驚,“不會吧,我和安都沒有……等等,胡飛,你給我滾出來!”

    藏在帳篷后偷聽的胡飛渾身一抖,灰溜溜走出來。

    韓蕭目光一閃,似笑非笑道:“又是你啊。”

    胡飛縮著脖子不敢正視韓蕭,胡弘駿一腳踢在他屁股上,恨鐵不成鋼道:“你是不是偷了人家的東西,馬上拿出來!”

    胡飛咬咬嘴唇,戀戀不舍摸出一把73式黃蜂,交給韓蕭。

    “韓兄弟,你盡管揍他,這小子就是欠揍。”胡弘駿開始考慮等會該用什么姿勢揍侄子。

    “不用了,東西拿回來就好,這東西留著對你們有危險。”韓蕭拿回手槍,松了一口氣,他倒不稀罕自己這一身裝備,而是擔心把武器留下來,會為聚居地招惹禍端,胡弘駿招待了他一晚,他自然不能留下禍根。

    胡飛撇撇嘴,不以為然,他覺得韓蕭小氣,明明有那么多把槍,卻一把也舍不得。

    “山不轉水轉,天涯有緣再相會,再見。”韓蕭正式道別。

    胡弘駿點頭,“路上小心。”

    韓蕭背起行囊,轉身離開。

    有道是受人滴水之恩,自當**相報,以后若是有機會,韓蕭會報答雪中送炭的一晚恩情。

    “這個兇人終于走了。”胡飛抹了一把冷汗,緊接著一臉竊喜,嘿嘿,還好那家伙沒發現我偷了兩把槍。

    胡飛擺脫胡弘駿的數落,回到帳篷后面,從箱子里拿出另外一支73式黃蜂手槍,愛不釋手把玩,下定了決心,就算韓蕭回來興師問罪,他也絕對死不承認,說什么都不還回去。

    只是這把槍為什么沒有扳機?

    ……

    游蕩者繪制的地圖就和小學生涂鴉鬧著玩似的,不過指示了目前的方位,對韓蕭已經夠用了,他記得完整的海藍星全圖。

    自己位于星龍國境內,參照地圖,再走三天就能走出樹林找到鐵路,到時便可以搭順風車前往城市。

    到了中午,韓蕭找了個地方,準備吃些東西補充消耗的體力值,瞥見獸皮包裹多出了幾道被荊棘和樹枝劃出來的口子。

    韓蕭攤開獸皮包裹,準備將槍支一件件收進背包里,動作忽然一頓,咦了一聲。

    “好像少了一把槍……”

    再數了一遍,不是錯覺。

    韓蕭心里咯噔一聲,如果槍遺留在聚居地里,那就糟糕了!

    顧不上吃飯,韓蕭急忙整理好東西,大步朝著來路走去。

    ……

    兩輛漆黑的防彈裝甲車來到游蕩者聚居地,一號帶著全副武裝的試驗體小隊,用槍口威逼著所有游蕩者聚集在廣場上,雙手抱頭蹲在一起。

    所有游蕩者都認出了萌芽組織的徽記,人心惶惶。

    “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一號按了按掌上終端,一個虛擬圖像出現在空氣中,正是韓蕭的照片。

    “沒見過。”

    所有人七嘴八舌矢口否認。

    萌芽組織的作風人盡皆知,只要脫清干系,就不會對游蕩者出手。

    六國和萌芽是對立陣營,游蕩者則是中間搖擺不定的墻頭草,通常保持中立,但也有可能倒向任何一邊,所以六國和萌芽組織都有不輕易對游蕩者動武的規定。

    只有胡飛渾身一顫,心虛幾乎寫在了臉上,

    一號惱怒沮喪,他追蹤韓蕭七天,才遇到一個聚居地,可竟然所有人都說沒見過韓蕭,說明他追錯了方向。

    “走!”一號怒哼,帶隊準備上車,就在轉頭間,他忽然注意到胡飛的表情。

    一號心頭起疑,停住腳步,喝道:“把那個小子抓出來!”

    胡飛大驚失色,被試驗體戰士拽出人群,戰戰兢兢,像一只發抖的鵪鶉。

    一號瞇眼問道:“你認識照片上的人?”

    胡飛連忙搖頭,“不認識。”

    一號瞥見胡飛腰間鼓鼓囊囊的塞了什么硬物,喝道:“給他搜身!”

    胡飛被摁倒在地,眼睜睜地看著73式黃蜂被搜出來。

    “這是我們的槍!”一號臉色驟冷,舉槍對準人群,怒道:“零號明明來過這里,你們竟然敢隱瞞,都想找死嗎?!”

    “說!他去哪了!”

    槍口的威懾力讓游蕩者騷動起來,紛紛把目光投向第一個接觸韓蕭的大胡子凱洛。

    凱洛正像鴕鳥一樣縮在角落不敢冒頭,見狀頓時急了,“你們看我干什么,我不過是賣了點東西給他,胡弘駿才知道那家伙的下落!”

    胡弘駿周圍的人頓時避瘟一般散開。

    胡弘駿見事已至此,只能緩緩站起,沉聲道:“我不清楚。”

    大胡子凱洛急于洗清干系,馬上反駁,“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給他打抱不平,還招待了他住了一晚上!”

    一號神色陡然陰冷。

    游蕩者們心驚膽戰,紛紛催促胡弘駿。

    “趕快把你知道的說出來啊!”

    “你想為了一個外人害死我們嗎?”

    胡弘駿心里大罵凱洛,深吸一口氣,下定了決心,伸手指向一個方向,沉聲道:“那個人往那個方向走了。”

    “很好,你很識趣。”一號陰森一笑,毫無征兆開槍了。

    “砰!”

    胡弘駿額頭多出一個血洞,他的臉色定格,一臉驚愕,身體一晃,猛然倒地,身下一灘鮮血汩汩擴大。

    胡飛尖叫起來,驚恐地看著胡弘駿的尸體。

    就……就這么死了?!

    一號臉色如常,仿佛只是隨手殺了一只雞,游蕩者的隱瞞讓他憤怒不已,尤其聽到胡弘駿招待韓蕭之后,直接起了殺心。

    只要有人和韓蕭扯上一點點關系,一號不介意送他下地獄懺悔。

    “老胡?”安察覺到了什么,臉色蒼白,搖搖晃晃站起,循著聲音摸索著走向丈夫,步履蹣跚,跌跌撞撞。

    一號抽出手槍,隔著老遠,一槍將安爆頭!

    半個后腦被子彈炸開,腦漿與鮮血灑了一地,安倒在半路上,與胡弘駿只差一個手臂的距離,卻仿佛天塹,無神的雙眸被飛濺的血滴染紅。

    一號斜眼瞥了尸體一眼,冷笑一聲。

    “找死。”

    胡飛崩潰了,癱倒在地,嚎啕大哭。

    他后悔至極,一時貪念,竟然害死了大伯一家。

    游蕩者敢怒不敢言,看著胡弘駿和安的尸體,頗有兔死狐悲之感。

    掌上終端連接著萌芽首領的監視畫面,首領喝問道:“你在干什么?誰讓你殺人了!”

    一號急忙誠惶誠恐認錯:“這群游蕩者知情不報,我只是想立威,我們馬上就走。”

    首領搖搖頭,道:“算了,既然殺都殺了,那就做干凈點,別讓消息傳出去。”

    一號點頭,臉色一冷,打了個手勢。

    連綿不絕的槍聲驚起無數林間飛鳥。

    ……

    黃昏如血,韓蕭緊趕慢趕,終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聚居地,隔著老遠,就聞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心立馬沉了下去。

    “來遲了。”

    喧鬧的聚居地死寂一片,入目赫然是一幅屠殺的場景,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血跡,腳下踩著的土地被鮮血浸透,濕軟粘稠,一步一個血腳印。

    韓蕭看見胡弘駿和安慘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