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超神機械師> 020 偷渡

020 偷渡

    星龍,六國之一,主要人群為黃種人,圖騰是盤踞九天的鑄星之龍。

    星龍與萌芽的仇恨最深,追溯到安狄亞戰爭時期,萌芽組織與星龍的敵對國家達成暗中協議,于戰爭的關鍵時期在星龍境內發動多次超大規模的恐怖襲擊,死亡人數超過十萬,前線的軍隊被逼回援,星龍差點失去六國的位置。

    每座城市的邊緣圍著一眼望不到頭的通電鐵絲網,哨卡是進城的唯一通道,軍隊駐守盤查。

    火車停在鐵網屏障外的露天站臺,周圍建立著大片的軍事設施,地堡、碉樓、狙擊崗,全都駐扎了士兵,嚴肅地監視著到站列車。

    上千名游蕩者聚集在車站廣場,排著長龍,一個個接受檢查,確認沒帶武器、沒有通緝、沒有傳染病,才允許通過哨卡。

    六國有接納游蕩者的政策,通過吸收流落在外的人才、精英,提高國內的人口潛力。

    韓蕭自然不愿意接受檢查,萌芽組織一定頒布了他的懸賞,一查就會露陷,雖然他的目標是與星龍的情報機構十三局接觸,但不能處于被軍隊包圍的處境。

    正巧,有一個方法可以不通過哨卡。

    前世背負本國通緝的紅名玩家無法通過檢查,只要找到負責偷渡的隱藏NPC,付出一些錢財,就能順利偷渡進城。

    廣場角落坐著一個不起眼的男人,既不排隊,也不離開,很沒存在感。

    此人是經營偷渡生意的蛇頭,常人并不清楚他們的存在,一般只接受熟客介紹的生意,這時一個看上去單薄消瘦的青年來到他面前,開口就問道:“安全嗎?”

    蛇頭抬頭看向韓蕭,確定是生客,裝傻充愣道:“什么安全?”

    “用這些東西付賬,夠不夠?”

    韓蕭不想廢話,把裝滿槍械的背包扔給蛇頭,蛇頭拉開拉鏈看了一眼,急忙又合上了,乖乖,敢帶著這么多槍械到處晃悠,這位小爺是混哪條道的主兒?

    西都槍支管控,而且韓蕭進城不為了搞事,這些槍對他也就沒用了。

    “夠,當然夠。”

    蛇頭疑惑不已,“你從哪里知道我做偷渡生意的?”

    “這你別管。”

    只做生意不問底細是這行的規矩,蛇頭壓下心里好奇,起身帶路。

    車站外停著一輛廂式卡車,里面已經有了幾位乘客,紛紛投來審視打量的目光,韓蕭臉色如常,找地方坐下。

    車窗用吸光的黑膠帶封住,看不到外面的景色,車子會把乘客送到鐵網屏障的一個隱秘入口,那里的軍官得了蛇頭的賄賂,只要偷渡人數別太多,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車上。

    旁邊一個矮小男人百無聊賴,找看起來臉嫩的韓蕭攀談,根據他的經驗,這種小年輕最好忽悠。

    “小兄弟,第一次來西都吧?”

    韓蕭瞥了他一眼,“是啊,不知道怎么稱呼。”

    “馬杰,你呢?”

    “韓蕭。”

    馬杰倚老賣老道:“小韓你第一次來西都,我就好好給你介紹一下,這西都啊分為八個市區,第一區是政治核心,是那些大官的地盤,沒人能進去。其他七個區,都有各自的特色,暗中被灰色地帶的大人物掌控,我得給你提個醒,不要招惹到灰色人物,不然分分鐘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韓蕭暗暗搖頭,所謂的灰色地帶,是毒品、皮肉生意、走私、軍火組成的灰色利益鏈,每個城市都有撈偏門的人物,但和官方勢力比起來,連個屁都不如。

    只不過平民下意識會畏懼兇惡的灰色人物,而對官面上的勢力不屑一顧,因為他們清楚官方勢力不會傷害他們,而灰色人物則相反。這是人之常情,就好像在路上看到運鈔車的帶槍警衛,沒多少人會害怕,但如果換一個沒穿制服兇神惡煞的家伙拿著槍,大多數人肯定有多遠躲多遠。

    馬杰在他面前班門弄斧,韓蕭也不拆穿,好笑地配合對方。

    “那軍隊不管嗎?”

    “嘿,軍隊能做什么?難道直接沖擊市區嗎?”馬杰一臉不屑,對灰色地帶推崇備至,存了賣弄的心思,夸夸其談道:“我表弟可是一位老大手下的頭目,前途無量,這次我就是來投奔,咳,幫他忙的。”

    “好厲害。”韓蕭敷衍道。

    有人捧場,馬杰更加興致勃勃,唾沫橫飛道:“那當然了,我表弟在西都,也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黃斑豹’的大名聽過沒有?哦,忘了,小韓你以前沒來過西都,你這次進城是投奔親戚?”

    韓蕭隨口胡謅:“不是,我想進城找個工作安定下來。”

    馬杰心思登時活泛起來,要是拉一個年輕人去投奔表弟,表弟會高看他一眼,大咧咧道:“怎么樣,要不要跟著我干?大哥我保準你前途遠大!”

    韓蕭婉言謝絕,在馬杰眼里,卻是年輕人的心高氣傲作祟,嗤笑道:

    “我告訴你,普通的游蕩者在城市里過的都是什么生活,住貧民窟!吃發霉的食物!別看六國冠冕堂皇接納游蕩者,不過是做做樣子,根本沒把你們當回事,你一個無依無靠的小伙子,能有什么前途,不如跟著我干,別的不敢說,至少能讓你吃飽飯。”

    “不用了。”韓蕭搖頭。

    馬杰覺得韓蕭不識抬舉,一臉不滿,諷刺道:“不知死活,看你以后怎么后悔,想討好我也來不及了。”

    韓蕭閉上眼,表示不想廢話,馬杰討了個沒趣,瞪了韓蕭一眼,也不再攀談。

    車子停在距離火車站很遠的一段鐵網外,這里有個掛了危險標志的大門,似乎是運輸軍火的專用通道。

    一名軍官等在大門后,蛇頭隔著鐵網把一疊錢幣塞給軍官,軍官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竟然打開了軍火運輸通道的大門,放任韓蕭等偷渡客進入。

    “跟著軍官走,他會帶你們去城郊,不會有任何盤查。”蛇頭說道。

    軍官一語不發,在前頭帶路,韓蕭等人轉過各種軍事建筑,走出了哨卡基地,終于看見遠方西都的高樓大廈,在陽光下熠熠反光。

    偷渡者如鳥獸散,各走各的路,馬杰狠狠瞪了韓蕭一眼,轉身離開。

    韓蕭走在街上,衣服破破爛爛,行人紛紛投來嫌棄的目光,避之不及,他在森林里跋涉十天,又在運送牲畜的火車上待了幾天,身上的味道簡直感天動地,令人落淚。

    沒錢寸步難行,口渴只能找廣場噴泉解決問題,身上最值錢的東西,大概是這具二十歲處男身體七天沒換洗的原味**。

    當然,上面那些都是小問題。

    ……

    半小時后,韓蕭走出百貨商場,已經換了一身行頭,整潔的白襯衫黑褲,還愜意地叼著根香煙,煙霧繚繞。

    現實中具備某項能力,很大幾率會帶到游戲里,比如現實里是軍人,可能會自動掌握基礎格斗和基礎射擊技能。

    俗話說得好,技多不壓身,以前為了與樓下幾個街區之間流竄的盜竊團伙斗智斗勇,所以才自學了扒竊,目的是為了反扒嘛,嗯,我自己都信了。

    小偷?沒有證據小心我告你誹謗哦,我韓大技師遵紀守法熱愛祖國,初中、高中思想政治考試從沒低于八十分,年年三好學生獎學金,只差入黨就能完成少先隊、共青團、我黨的三殺成就,號稱嫉惡如仇葫蘆娃、以德服人小郎君,別說偷東西,偷窺都沒有干過。

    至于現在偷,咳咳,借路人的錢包,這是生活所迫嘛,政治課本說的好,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可以諒解、可以諒解。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