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超神機械師> 281【劇情主角】的局限性

281【劇情主角】的局限性

    兩個主持把兩個表格主線發展分析了一大通,緊扣此次節目的主題,以海藍星為例子科普玩家主線劇情的特點,彈幕上也掀起討論,其他星球的玩家從節目中了解到韓蕭這個人物。

    韓蕭眉頭一挑,他的名字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星海時報》,好歹自己刷了這么久的存在感,被人報導也是慣例了。

    星海時報推導出另一種主線可能性,其實不難理解,自己展現真實身份時也順便曝光了事跡,只要有玩家腦洞大開嘗試去掉這些事跡,不難從邏輯上推導出原本的劇情,而玩家基數龐大,難保有人想到這種思路。

    以玩家的視角來看,韓蕭在【六國與萌芽】主線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如今的劇情已經既定,另一種可能性也僅僅是推測,只能用來凸顯他在劇情里的作用,讓更多玩家對他這個人物產生興趣。

    “我在海藍星很出名,但在其他星球的玩家眼中名氣有限,我推動了劇情,使主線提前爆發,被星海時報選為主題,等于間接宣傳一波知名度。”韓蕭沉吟。

    女主持:“綜上所述,黑幽靈在【六國與萌芽】主線事件起到了推動劇情的作用,根據該例子和玩家的資料,我們可以大膽推測,每一個主線事件,都會有類似韓蕭的核心人物,可以被稱為劇情主角、星球主角。甚至說,目前各星球的主線事件就是從星球主角的身上衍生出來的……”

    韓蕭撓了撓頭。

    實際上【六國與萌芽】原來的劇情主角是首領……算了,不重要。

    男主持:“理論上每一個NPC都能延伸出事件,而強大的、經歷豐富的、背景深厚的NPC,自然能延伸出更加多元化的事件劇情。”

    男主持話鋒一轉:“所以,劇情人物的局限性就是格局與地圖限制,拿黑幽靈舉例,他是一條星球主線劇情的主角,但是在未來他還會有其他主線劇情戲份嗎?顯然幾率不大,他的活動范圍局限于新手星球,等到開放了星際地圖后,曾經的重要人物也終將泯然眾人。”

    “而那些涉足星際的NPC,才能延伸出更大更多的事件,相比之下,最具潛力的新手星球自然是虛空惡魔族的霜冬星,與星際陣營聯系緊密,在版本更迭中有很大幾率會無縫連接更大規模的新劇情,而類似海藍星、長歌星這樣的低級地表文明,前景似乎不太樂觀……”

    視頻中閃過各種彈幕,有人贊同有人反對,分析完了海藍星情況,下一環節是邀請職業選手采訪,韓蕭沒繼續看下去。

    他還以為節目是夸他的,沒想到最后作為反面例子踩了一腳,不過這種分析有些道理,就像新手村的BoSS在前期虐了玩家很多遍,而玩家高級以后,這些BoSS還不如一只高級小怪。海藍星的確是一個起點不高的新手星球,韓蕭也是知道的。

    但理解歸理解,這是在拆他臺子。

    想到自己的計劃,韓蕭掛起玩味的笑意,“到時候等著看吧。”

    ……

    “砰!”

    扭曲的藥劑室大門被崩進了房間里,砸爛了兩個桌子上的所有儀器,背對大門的一葉青詫異轉過身,門口一個身影紅色長發飄舞,氣勢凜冽的海拉冷著臉走了進來。

    “你想干嘛?”一葉青警惕,手指輕挑,一株株綠芽從四周柜子里蔓延出來,變成堅韌細長的藤蔓,如同即將撲殺的毒蛇般微微搖晃著。

    海拉全身纏繞著暗紅色氣流,雙瞳閃爍著紅色流光,冰冷道:“把東西交出來。”

    一葉青蹙眉,往旁邊走了一步,露出桌上的一排試管,都裝著鮮紅色的液體,她搖頭道:“你是說這些藥劑?這都是用你妹妹的細胞組織培育的強效愈合劑,要不要試試,效果很不錯哦。”

    海拉毫不猶豫,雙手一抬,暗紅流光飚射,殺意凜然,一葉青暗罵了一聲,急忙護住藥劑,操控植物抵擋。

    砰!

    暗紅色流光如刀刃般鋒利,藤蔓被切斷,斷口平滑整齊,汁液四濺,一葉青急忙躲閃,旁邊的墻壁被切開通透的痕跡,噴出墻灰。

    “瘋子!”一葉青咬牙抵擋,暗紅色光芒與綠色植物碰撞不止,聲勢驚人,藥劑室被雙方拆了,灰塵彌漫,一地狼藉。

    外面的衛兵大驚失色,舉著槍卻不知道該攻擊誰。

    “快去通知黑幽靈閣下!”衛兵小隊長急忙動身,剛走出兩步,卻見道路盡頭出現一抹身影迅速接近,正是韓蕭。

    韓蕭時刻監視著藥劑室,看見一葉青和海拉打起來了便立馬趕到現場,喝道:“住手!”

    一葉青滿頭大汗,她的異能侵略性沒有海拉那么強,擔心一停下就被打傷,叫道:“她停我就停。”

    海拉臉色冷峻,不為所動,鐵了心要干掉一葉青。

    韓蕭眉頭緊皺,幽藍色械力凝聚在腳掌,不輕不重跺了一下腳,械力滲入地下。地面忽然隆隆震動起來,藥劑室八個方向的地面裂開。

    嗡嗡——

    八個金屬鉆頭破土而出,發出機械活動的咔咔聲,迅速展開變成小型炮臺,炮管紛紛轉向對準兩人。

    陷阱式小型折疊炮臺,新的變種機械,埋設在避難所的重要區域,通過芯片程序與自身械力就能啟動。

    “我看你是忘了這是誰的地盤。”韓蕭沉聲道。

    海拉咬咬牙,收手退開,眼神冰冷。一葉青松了一口氣,痛苦地揉著太陽穴,她剛才被海拉的精神震蕩掃了幾下,頭疼不已。

    “你沒有兌現承諾保護我妹妹。”海拉豁然轉頭,直視韓蕭。

    韓蕭無奈嘆氣,“你反應過激了。”

    一葉青哼了一聲,拿出藥劑,說道:“這些是我搜集歐若拉掉落的毛發搭配出的藥劑,這叫物盡其用,我又沒傷害你妹妹,你著急什么!”

    “那也不行!”海拉冷聲道,一葉青的行為與萌芽太相似,她擔心相似的場景會讓歐若拉回憶起那些痛苦經歷。

    兩人互不退讓,韓蕭有些頭疼,自己人起沖突可不好解決。

    這時,歐若拉飆著輪椅趕來,熊寶寶趴在她的腿上一顛一顛,甩來甩去。

    此時她的氣色比一個月前好多了,干枯的頭發重新變得柔順,干巴巴的身體也開始長肉了,神色煥發光彩,臉蛋變得健康有光澤,被壓抑已久的異能開始發揮作用,短短一個月內,歐若拉就恢復到正常人的身體素質。

    “姐姐,你怎么和醫生打起來了?”歐若拉著急道。

    一葉青瞪了海拉一眼,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歐若拉恍然,眨眨眼,豁達道:“一些頭發而已,只要能幫上韓叔,我無所謂的。”

    曾經只有姐姐對她好,如今要加上一個韓蕭,歐若拉很愿意貢獻自己的作用,這樣她才安心一些,覺得能回報韓蕭的恩情。

    韓蕭不置可否,他知道一葉青的試驗,素材只是一些掉落的頭發,并不過分,所以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是海拉的反應太過激了。

    歐若拉燦爛一笑,“姐姐,不用擔心,我沒那么脆弱。”

    海拉沉默了一會,轉頭離開,語氣低沉,“知道了。”

    這段小插曲告一段落,韓蕭讓衛兵收拾現場,一葉青走到身邊,似笑非笑道:“我之前都不知道藥劑室附近有這么多炮臺,你在監視我對吧?”

    韓蕭斜了她一眼。

    “呵呵,放心,我沒那么不識趣,畢竟我是你交換到手的工具,工具不就是任人擺布的么。”一葉青撩了撩鬢角發絲,笑容玩味。

    “哦。”韓蕭轉身走開。

    一葉青笑容僵在臉上,哦一聲就沒啦,這算什么反應,既不惱羞成怒也不抱有歉意,甚至也不威脅她,這么無所謂的嗎。

    ……

    星月低垂,夜色深重。

    完成了一天的制造,韓蕭把貨物存進秘密基地,走在回屋的路上,忽然看見隔壁的屋頂上坐著一個婀娜的身影,柔和的月光灑落,照亮了半邊身體,正是海拉,她托著腮呆呆望著月亮,貌似坐了有一會。

    韓蕭想了想,輕巧跳了上去。

    海拉聽到響動,也沒有轉頭,淡淡問道:“你上來做什么?”

    “過來瞅瞅,你大晚上的不睡干嘛?”

    海拉哼了一聲,不予回答。

    韓蕭也坐了下來,搖頭道:“今天你的反應太偏激了,以前你好像沒這么沖動。”

    海拉眉頭微蹙,“關你什么事?”

    “說得好,關我什么事?”韓蕭摸了摸下巴,喃喃道:“當初我把你妹妹救出來的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