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超神機械師> 1049 傳 統 藝 能

1049 傳 統 藝 能

    轟隆隆!

    死亡能量宛如洶涌的赤色洪波,橫掃大地,轟然撞上一片能量護盾,激發出無盡的光屑與電弧。

    械災弗朗斯科的主宰分身雙手張開,維持護盾,與洪水奔涌般的死亡能量僵持較力,機械身軀的紋路全都亮起了璀璨的幽能光芒,后背推進器已然全功率開啟,噴出六道數十米的幽藍色尾焰,卻無法遏制自己的退勢,被死亡能量頂著往后退。

    轉頭望了一眼,只見紅魔托萊恩與荒獸墨忒斯躲在他的護盾后面,時不時冒頭打出遠程的離體波動或者是攻擊魔法,然后又飛快縮回來,看得械災弗朗斯科氣不打一處來。

    明明是近戰流,竟然做起了縮頭烏龜,躲我后面跟人biabiabia。

    咋滴,你倆把我當掩體呢?

    “別鬧了,給我上!”

    弗朗斯科大為光火。

    如今戰斗已經持續了一會兒,幾處戰場的局勢都有了些變化,黑星與克蘇耶那還在“激戰”,越來越多機械部隊“突破”克蘇耶的防線,前來支援海拉。

    而此處由于海拉幫手越來越多,她得以騰出手來加強攻勢,導致托萊恩和墨忒斯越發畏首畏尾。本來三人圍攻還占據上風,可現在此消彼長,局勢竟然漸漸有了扳平的跡象,主要因素就是克蘇耶漏過來的機械部隊。他們接受著黑星的械力加成,戰力相當不俗,不容忽視,完美地發揮了最佳好隊友、戰場攪屎棍的功效。

    外層空間的艦隊戰場也不太妙,弗朗斯科操控的機械部隊正在遭受韓蕭的虛擬入侵,時不時有機械戰兵小隊綠了他,轉頭打起了自己人,導致一部分艦隊擺脫了牽制,遠程用炮火對海拉進行協助支援,分散了械災三人的精力。

    又要打輸出,又要扛傷害,又要牽制艦隊,甚至還要分心在虛擬層面緊緊守住機械部隊的底褲,不被黑星給扯掉……又當爹又當媽,械災弗朗斯科只覺得心好累。

    ——我太難了,坐個牢都坐不安生!

    只有薩格曼那邊能給他一些安慰,此時薩格曼與泰勒迪局勢大好,差不多就要拆完所有星門了。

    “等他們倆完成任務,就能過來幫忙了,到時就可以打破僵局,取得絕對優勢,碾壓海拉至死!”弗朗斯科暗道。

    他知道,虛靈教派給泰勒迪秘密提供了特殊的殺手锏,可以控制住海拉,按照計劃,只等五人匯合,便會用出來,給予海拉致命打擊。

    這個殺手锏是幾個魔法卷軸,都是一次性消耗道具,存儲著極為強力的虛靈專屬禁咒,融合了神術的力量。

    其中最強大的名為【禁咒·悲泣修女之擁】。這個禁咒本身需要多人配合使用,而且布置起來很花時間,存在魔法卷軸里便可以瞬發。

    因為虛靈教派在很久之前有過一段魔法師盛世的階段,所有流傳下來很多超A威力的禁咒卷軸。這張卷軸存儲的禁咒,是由四位超A級法師聯手設置,其中有一位甚至是巔峰超A級法師,導致這張卷軸的法術強度極其驚人。

    這些卷軸的事只有泰勒迪、薩格曼與弗朗斯科知曉,其他隊友并不知情,就連克蘇耶也一樣。虛靈教派知道克蘇耶的秉性,多人圍攻欺負一個新生超A級,他已是頗為不情愿,要是再被他提前知道虛靈打算動用這種一次性大殺器,說不定會生出波折來,所以虛靈并沒有主動告訴他,對克蘇耶的要求僅僅是擋住黑星就夠了。

    至于為什么只告訴泰勒迪、薩格曼、弗朗斯科三人,正是因為三人最信得過,而且最沒節操,正好配合,反正只要打出了卷軸,其他隊友也會跟著一起集火。

    而在對面,赤蛇·初代已經轉變為戰斗形態,覆蓋了面孔,海拉身形夭矯,穿梭在戰場間,一邊揮灑著死亡能量,一邊暗暗焦急。

    她也看懂了局勢,雖然目前在機械部隊的幫助下,可以與械災三人周旋一會,可她知道,這種僵持很快就會被打破,只要薩格曼與泰勒迪加入戰團,自己肯定撐不住了。

    ——要是不做點什么的話,那就是慢性死亡了,

    雖然剛才韓蕭給他發了消息,說本體正在騎馬趕來的路上,但海拉性格使然,在危難關頭,她不會完全指望別人,而是努力自救。

    “援兵未至,退路斷絕,另外兩名強敵隨時會參團,想要活命,必須撐過五人圍攻,就算有機械部隊與艦隊輔助也是絕境,主要還是要靠我自己,我還有什么可動用的底牌……”海拉讓自己保持著冷靜,飛速思考著如何破局。

    一個個想法生出,又被她排除,很快,她的腦海里只剩下唯一一個辦法了。

    “只能盡力一試……”

    海拉咬了咬牙。

    ……

    粗大的光束貫穿最后一座據點星門站,破碎的零件四散紛飛,爆炸迸發的能量沖擊波讓四周防衛艦隊的護盾閃爍不定,激出一片片等離子電弧。

    “星門站已破壞,走!”

    薩格曼不戀戰,驟然光子化,化作一團氤氳的淡金色光芒,將泰勒迪包裹在內,接著猛然加速,化作一道流光脫離星門站戰場,拖著具有粒子質感的淡金色焰尾,直奔遠處的海拉而去。

    因為早知道要開啟空間穩定裝置,召喚術會受到影響,泰勒迪提前做了準備,早早捏好了一堆召喚卷軸,在傳送出現的時候就瘋狂撕開,弄出了一批數量還算可觀的召喚獸部隊。而他本身則暫時轉型,從召喚流打法變成炮臺打法,適應環境。

    他擅長召喚術,但不代表沒有兼修其他派系的法術,只是沒那么精通而已。

    一個超A級強者基本都有許多套備用的戰術風格,特別是以手段眾多著稱的魔法師,無論平時擅長什么打法,需要的時候都能轉為法術炮臺……別管火力猛不猛,能射就完事了。

    在克蘇耶的放海下,也有一小部分機械戰兵被漏過去,嘗試阻攔兩人。

    但是光化的薩格曼十分靈活,七拐八繞,就是不和機械部隊正面糾纏,扭出了老司機的風采,也就是載著的泰勒迪是超A級,要是換成普通人,怕是連膽汁都嘔出來了。

    薩格曼的異能與光能有關,過彎速度很快,劃了一個大圈甩開前去阻截的機械部隊,進入海拉所處的戰場中,懸在星球半空。

    “你們終于來了,趕緊幫忙!”

    械災弗朗斯科已經受夠了孤兒隊友,此時和見了親人一樣激動。

    薩格曼與泰勒迪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創造機會,用禁咒卷軸!

    兩人二話不說,加入戰局。

    光能沖擊與攻擊法術不要錢般打出,盡顯炸逼本色。

    轟隆隆隆!!

    半空中頓時爆炸連連,一臺臺機械戰兵被擊落,海拉頓時險象環生,不得不停止了所有攻勢,專注防守。

    兩人參團之后,戰力已然完全碾壓,就如同蹺蹺板,海拉好不容易才在艦隊與機械部隊的幫助下,把傾斜向對面的板子拉到中間,這時對面卻來了兩個三百斤的大寶寶,大屁股一坐,直接把另一頭的海拉給翹飛了。

    ……

    與此同時,在外層空間戰場中,韓蕭主宰分身掃了一眼海拉的困境,在克蘇耶專屬的聊天窗口中說道:“海拉可擋不住五個人圍攻,別擋我了,把我放過去。”

    克蘇耶:“你想怎么演?”

    “給我來一下狠的,把我的主宰分身和一部分機械部隊拍過去。”

    “虛靈讓我拖住你,我不可能再把你打回去,而且你加入那片戰場的話,我也得跟上你,到時必須對海拉動手,她反而更危險。”克蘇耶微微搖頭。

    演戲歸演戲,他不打算得罪虛靈,雖然放的水已經足夠匯成海洋,但克蘇耶不可能明著來,不然不好交差。

    “那要不……你在危急關頭來個范圍攻擊,打斷你隊友的攻勢,就說是誤傷好了。”

    “我的念力收放自如,不存在誤傷的可能性。”

    “那……干脆讓我把你的分身打爆,這樣最方便了。”

    “不行,先不說你的主宰分身有沒有能力擊敗我的分身,我還得留在這里防止意外,械國那老家伙說光輝要動手,我得假裝和他們搶奪海拉,牽制一部分人。”

    韓蕭登時啞然。

    什么是演員的自我修養?這就是!

    實在是太敬業了,簡直感動虛靈!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咋辦嘛?”

    “光輝隨時都會殺出來,到時候我就可以轉頭去打光輝,她的處境就沒那么危險了……如果海拉現

  鉛筆小說
  (www.cxvcbm.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湖北快三走势一定